Array ( [id] => 102507 [appid] => 1 [topicid] => 0 [galleryid] => 0 [channel_pc] => 1 [channel_wap] => 1 [channel_phone] => 1 [channel_pad] => 0 [title] => 新版《福州古厝》更精美更厚重 [editor] => (二审)翁彬冰 [has_thumb] => 1 [created] => 2019-07-22 16:29:15 [createdby] => 10022 [createdip] => 192.168.12.3 [published] => 2019-07-22 16:29:15 [publishedby] => 10022 [modified] => 0000-00-00 00:00:00 [modifiedby] => 0 [up_line_time] => 0 [down_line_time] => 0 [digg] => 0 [pv] => 707 [virtual_pv] => 460 [virtual_digg] => 0 [click_pv] => 0 [comments] => 0 [shares] => 0 [recommend] => 0 [audit_step] => 0 [importance] => 0 [status] => 6 [enableaudit] => 1 [enablecopyright] => 0 [locktime] => 0 [locker] => 0 [sort] => 0 [watermark] => 0 [is_auto_published] => 0 [origin] => 0 [syscomments] => 0 [content] =>

19日晚,大梦书屋西湖店二楼座无虚席,新近再版的《福州古厝》还带着墨香就与读者见面了。该书编辑黄须友、田成海、陈稚瑶、连天雄和著名文史专家卢美松一起,与书友分享了这本书的幕后故事。本次活动是2019“宜夏”榕城文化艺术季中福州首届市民艺术马拉松的一场重头戏。

记者在现场翻阅新版的《福州古厝》,发现原有的32K本变成了小16K本,纸张档次提升了,照片清晰了,文字编排宽松了,整本书更厚重了。

作者跑遍了福州山山水水

2002年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一套“福州民俗文化丛书”,《福州古厝》是其中一本。担任《福州古厝》一书责任编辑的黄须友介绍说:“《福州古厝》是图文版的,随文配有许多照片。为备齐这些照片,作者曾意丹跑遍了福州的山山水水。有时为了更换一张照片,他会特意再去某地一趟。那时还没有数码相机,用的是胶卷拍摄,成本高,且无法现场鉴别拍摄效果。他往往将胶卷内的照片一张张冲洗出来,鉴别一下照片质量,能用的便一张张标明排在哪个章节哪个位置。这是个细致活,容不得一丝差错。”

在图书编辑的过程中,许多内容随时需要作者确认,曾意丹常常要往出版社跑。黄须友回忆说:“有一次,曾意丹到出版社比较迟了,我便和他一起到楼下卤面店简单吃碗面条,然后加班工作。在交流过程中,发现他对福州的坊巷村寨、祠堂碑亭、名人故居、寺院宫观、桥梁驿路非常熟悉,时不时还能说上几段古厝背后的典故。”

修订校对是项繁重工作

编辑连天雄提到,第一版《福州古厝》的封面用的是南后街衣锦坊一侧董执谊故居的后花厅照片,由于分辨率低,这回重版领导希望能够重拍一张照片,这任务落到他身上。

董执谊故居目前是私人房子,没有对外开放。连天雄等人现场考察后,发现经过17年的岁月,董执谊的故居已有变化,原先图中的石墩已被移位了。经过多方打听,连天雄找到了那个石墩,亲自将它复位。今年6月中旬福州阴雨绵绵,为了找到一个适宜的拍摄日子,连天雄那些天天天看天气预报,终于在一个黄梅天的傍晚,抓拍到这张照片。现在读者看到的《福州古厝》再版封面照片,不仅是神似而且达到了形似。

编辑田成海说:“一本15万字的书有4位责任编辑,这在省人民出版社的历史上是少见的。大家用了近20天的时间对《福州古厝》中的文字和照片重新梳理了一遍,在尊重原著基础上,对书中的每段文字和照片进行了一一校对,力争少留遗憾。在梳理过程中,我们发现作者书中提到的古厝除了少量几处因火灾等原因已不存在,基本上都保留完整,说明福州对于古厝的保护不是停留在纸面上的。”

保护古厝是为了留住根

作为曾意丹北大历史系的老同学和当年“福州民俗文化丛书”的编委,福建省文史馆前馆长卢美松认为:“今年全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来临之前,《人民日报》重新发表了习近平同志《〈福州古厝〉序》一文,对于保护好古建筑、保护好传统街区、保护好文物、保护好自然遗产很有意义。保护好古厝实际是留住了我们的根,没有根的文化只能是虚无缥缈的文化,只有留住了根才能留住魂。福州的文物古迹相当多,土壤非常肥沃,有关方面要学会播种学会扶持,才能让我们的根更强大,才能长出文化的果实。”

在此次“编辑说书”活动的最后,卢美松和《福州古厝》的几位编辑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作者曾意丹说过的一段话:“一座名城犹如一本厚书,书中蕴藏着大量知识,记录了历史,不同时代的古建筑就是书中不同的页码。如果撕掉了页码就意味着毁掉了许多知识,割断了城市的历史。一座城市应尽可能地保护不同时代遗留下来的有代表性、有意义的建筑。愈是古建筑,它所经历的沧桑岁月愈长,所贮存的知识量就愈大。”

来源:福州晚报
编辑:翁彬冰 责编:林真贞

[subtitle] => [pagecount] => 1 [sourceurl] => [description] => [thumb] => [{"url":"\/a\/10001\/201907\/aff5ffc671e160f9be373a81642142fa.jpeg","id":"1131315"}] [url] => /p/102507.html [all_pv] => 707 [pages] => 1 [author] => [terms] => Array ( [4] => Array ( [0] => 福视悦动 ) [2] => Array ( [0] => 古厝 [1] => 福州 [2] => 照片 [3] => 天雄 [4] => 意丹 ) ) [menu] => 226 [attachments] => Array ( ) [relates] => Array ( [0] => Array ( [relateid] => 102072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102072.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102072.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63592705 [published] => 1563592705 [pv] => 143 [virtual_pv] => 440 [all_pv] => 143 [title] => 福州古厝保护与文化传承论坛26日~28日举行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7/84d084c343f4ce40b6273ae2a4a9a3e7.jpg ) [1] => Array ( [relateid] => 102165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102165.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102165.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63615460 [published] => 1563615460 [pv] => 159 [virtual_pv] => 413 [all_pv] => 159 [title] => 聚焦福州古厝保护与文化传承论坛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7/e2ae75aca40be3557f59892e58ac13be.png ) [2] => Array ( [relateid] => 93387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93387.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93387.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60152765 [published] => 1560152765 [pv] => 152 [virtual_pv] => 451 [all_pv] => 152 [title] => 福州古厝重焕生机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6/15d525b0b30eae504743a4f179838d6d.jpeg ) [3] => Array ( [relateid] => 94302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94302.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94302.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60506263 [published] => 1560506263 [pv] => 1857 [virtual_pv] => 480 [all_pv] => 1857 [title] => 这些惊艳了时光的福州古厝,你去过几个?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thumb/10001/201906/2d5513b6251a662feb34a89b7413c356.png@w433_h325.png ) [4] => Array ( [relateid] => 96087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96087.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96087.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61253992 [published] => 1561253992 [pv] => 191 [virtual_pv] => 445 [all_pv] => 191 [title] => 游古厝 赏非遗 福州首次举办海丝文博旅游月活动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6/00c0acf645c816a9f96c025c48c285ec.jpeg ) ) [article_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7/aff5ffc671e160f9be373a81642142fa.jpeg ) 1

新版《福州古厝》更精美更厚重

2019-07-22 16:29   福视悦动  

19日晚,大梦书屋西湖店二楼座无虚席,新近再版的《福州古厝》还带着墨香就与读者见面了。该书编辑黄须友、田成海、陈稚瑶、连天雄和著名文史专家卢美松一起,与书友分享了这本书的幕后故事。本次活动是2019“宜夏”榕城文化艺术季中福州首届市民艺术马拉松的一场重头戏。

记者在现场翻阅新版的《福州古厝》,发现原有的32K本变成了小16K本,纸张档次提升了,照片清晰了,文字编排宽松了,整本书更厚重了。

作者跑遍了福州山山水水

2002年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一套“福州民俗文化丛书”,《福州古厝》是其中一本。担任《福州古厝》一书责任编辑的黄须友介绍说:“《福州古厝》是图文版的,随文配有许多照片。为备齐这些照片,作者曾意丹跑遍了福州的山山水水。有时为了更换一张照片,他会特意再去某地一趟。那时还没有数码相机,用的是胶卷拍摄,成本高,且无法现场鉴别拍摄效果。他往往将胶卷内的照片一张张冲洗出来,鉴别一下照片质量,能用的便一张张标明排在哪个章节哪个位置。这是个细致活,容不得一丝差错。”

在图书编辑的过程中,许多内容随时需要作者确认,曾意丹常常要往出版社跑。黄须友回忆说:“有一次,曾意丹到出版社比较迟了,我便和他一起到楼下卤面店简单吃碗面条,然后加班工作。在交流过程中,发现他对福州的坊巷村寨、祠堂碑亭、名人故居、寺院宫观、桥梁驿路非常熟悉,时不时还能说上几段古厝背后的典故。”

修订校对是项繁重工作

编辑连天雄提到,第一版《福州古厝》的封面用的是南后街衣锦坊一侧董执谊故居的后花厅照片,由于分辨率低,这回重版领导希望能够重拍一张照片,这任务落到他身上。

董执谊故居目前是私人房子,没有对外开放。连天雄等人现场考察后,发现经过17年的岁月,董执谊的故居已有变化,原先图中的石墩已被移位了。经过多方打听,连天雄找到了那个石墩,亲自将它复位。今年6月中旬福州阴雨绵绵,为了找到一个适宜的拍摄日子,连天雄那些天天天看天气预报,终于在一个黄梅天的傍晚,抓拍到这张照片。现在读者看到的《福州古厝》再版封面照片,不仅是神似而且达到了形似。

编辑田成海说:“一本15万字的书有4位责任编辑,这在省人民出版社的历史上是少见的。大家用了近20天的时间对《福州古厝》中的文字和照片重新梳理了一遍,在尊重原著基础上,对书中的每段文字和照片进行了一一校对,力争少留遗憾。在梳理过程中,我们发现作者书中提到的古厝除了少量几处因火灾等原因已不存在,基本上都保留完整,说明福州对于古厝的保护不是停留在纸面上的。”

保护古厝是为了留住根

作为曾意丹北大历史系的老同学和当年“福州民俗文化丛书”的编委,福建省文史馆前馆长卢美松认为:“今年全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来临之前,《人民日报》重新发表了习近平同志《〈福州古厝〉序》一文,对于保护好古建筑、保护好传统街区、保护好文物、保护好自然遗产很有意义。保护好古厝实际是留住了我们的根,没有根的文化只能是虚无缥缈的文化,只有留住了根才能留住魂。福州的文物古迹相当多,土壤非常肥沃,有关方面要学会播种学会扶持,才能让我们的根更强大,才能长出文化的果实。”

在此次“编辑说书”活动的最后,卢美松和《福州古厝》的几位编辑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作者曾意丹说过的一段话:“一座名城犹如一本厚书,书中蕴藏着大量知识,记录了历史,不同时代的古建筑就是书中不同的页码。如果撕掉了页码就意味着毁掉了许多知识,割断了城市的历史。一座城市应尽可能地保护不同时代遗留下来的有代表性、有意义的建筑。愈是古建筑,它所经历的沧桑岁月愈长,所贮存的知识量就愈大。”

来源:福州晚报
编辑:翁彬冰 责编:林真贞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