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 ( [id] => 204518 [appid] => 1 [topicid] => 0 [galleryid] => 0 [channel_pc] => 1 [channel_wap] => 1 [channel_phone] => 1 [channel_pad] => 0 [title] => 遇见世遗 | 寻找濂浦炽——一个闽商的生前身后事 [editor] => (编辑)林昱星 [has_thumb] => 1 [created] => 2021-07-18 10:51:48 [createdby] => 10006 [createdip] => 112.54.37.33 [published] => 2021-07-18 10:51:48 [publishedby] => 10006 [modified] => 0000-00-00 00:00:00 [modifiedby] => 0 [up_line_time] => 0 [down_line_time] => 0 [digg] => 0 [pv] => 544 [virtual_pv] => 477 [virtual_digg] => 0 [click_pv] => 0 [comments] => 0 [shares] => 0 [recommend] => 0 [audit_step] => 0 [importance] => 0 [status] => 6 [enableaudit] => 1 [enablecopyright] => 0 [locktime] => 0 [locker] => 0 [sort] => 0 [watermark] => 0 [is_auto_published] => 0 [origin] => 0 [syscomments] => 0 [cdv_id] => [cdv_type] => 0 [content] =>

《寻找濂浦炽——一个闽商的生前身后事》

作者:林文政

一、林寿熙,又名秉珰,字松卿,清同治五年(1866年)生于福州濂江边一个古老的村落——林浦,因小名叫“炽炽”,福州人习惯称呼他“濂浦炽”。林寿熙自幼聪明伶俐,在村里的濂江书院读过几年书,认得几个字。濂江书院不大,名气可不小,朱熹和他的女婿都在这里讲过课。林浦的名气就更大了,在明朝时创造了“七科八进士,三代五尚书”的科举传奇。林寿熙便是这些进士、尚书的后代,可是家道中落,16岁就坐上一只小船,背井离乡,进城打工去了。

那一年是光绪七年(1881年),绍岐码头上人来人往。福州成为五口通商口岸之一,商帮林立,贸易繁荣,尤其以木材、茶叶为大宗。福建“八山一水一分田”,内陆地区崇山峻岭,森林茂密。闽江上游出产的木材顺流而下,经洪山桥,运至福州台江的三保、义洲、上下杭一带,形成木材批发市场,然后经马尾港运往外省,市场远及长江流域和北方的大城市。

经人介绍,林寿熙在福州三保的一家木材行里当了学徒。林寿熙勤劳肯干,又会识字算数,所以深得老板器重,很快从一名伙计当到了账房先生。老板见他待人和气,善于交际,试着让他谈了几桩生意,都不负期望,便大胆提拔他做了掌柜。后来老板在天津又开了分号,派林寿熙前往管理。林寿熙早就想出去闯荡一番了,而且天津距离京城那么近。这一回,他登上的是一艘大船……

在天津的几年里,林寿熙对北方的木材市场有了深入的了解,积累了丰富的人脉资源,对木材行业轻车熟路,便产生了自立门户的想法。经验有了,客源也不用愁,只是还缺点资金。林寿熙回了趟老家,找几位兄弟商量了一番,大家纷纷入股,在天津和福州义洲创办了“谦记木材商行”。

咸丰十年(1860年),英法联军从天津一路打进北京,战后重建对木材的需求非常大。林寿熙接到了大量的订单,不到几年时间就积攒了巨额的财富。林寿熙在经商之余,非常注重人际关系的经营。在封建社会,很难在商言商,要想做大生意,需要贵人的提携。林寿熙的贵人就是陈璧。

二、陈璧,字玉苍,生于咸丰二年(1852年),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任太仆寺少卿兼顺天府尹,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任商部侍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任户部侍郎。林寿熙之所以能结识陈璧,多亏了老乡这层关系。陈璧的老家在今闽侯南通,与林浦所在的南台岛仅一江之隔。

陈璧17岁考上秀才,24岁中举,26岁进士及第,然后四处为官,光绪二十二年至二十五年(1896年-1899年)回闽奔丧,整顿船政,开矿办学。两个人应该是在这段时间里认识的。陈璧回京后,清王朝又进入了多事之秋。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庚子事变,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仓皇西逃,正阳门城楼惨遭焚毁,八国联军占领北京,颐和园又遭洗劫。1901 年《辛丑条约》签订,慈禧太后一回到北京,就将正阳门和颐和园的修复提上了日程。由于慈禧西行期间,陈璧留守京城,安抚民心,与联军多方周旋,所以深得慈禧太后赏识,被提拔为顺天府尹,并与直隶总督袁世凯一起被任命为正阳门和颐和园的勘估大臣。

正阳门俗称大前门,是北京9座城门中最为高大雄伟的一座,是皇城的入口、国家的门面。修复城楼和园林都需要一大笔钱,对于刚刚经历巨额赔款的清政府来说,实在是捉襟见肘。陈璧将这个消息及时透露给了老乡林寿熙,林寿熙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为了获得颐和园木材的独家采办权,他主动提出捐修正阳门,以报效朝廷。凭借捐修之举和陈璧的推荐,林寿熙顺利拿下了这个建设项目。

颐和园的山水画卷在林寿熙面前缓缓展开。他卖了那么多年的木材,还从未见过如此富丽堂皇的建筑。他从未想过有生之年可以走进真正的皇家园林,参与皇室的工程建设,这是何等的荣耀和风光啊!万寿山上的佛香阁犹如众星捧月,巍峨壮观。还有昆明湖边的那艘清晏舫,园子里唯一带有西洋风格的建筑,华丽的雕刻,拱形的门窗,彩色的玻璃,显得那么与众不同。

皇家享用的东西,每一根木材都要精挑细选,每一个细节都得全神贯注。林寿熙不辞辛劳地奔波于福建与北京之间,亲自督办木材采购、押运事宜。

三、奇怪的是,作为清末巨商,林寿熙身后居然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资料,不管在正史还是野史里都难觅其踪,即使在乡间,也只有支离破碎的口头传闻。所以我决定到林浦走一趟,看看能否从他的后人那里获取一些可靠的信息。

濂浦炽大厝位于仓山城门镇濂江村泰山前3号,距泰山宫不到百米,背靠平山,坐东朝西,占地约5000平方米,建成后一直是村里最豪华的住宅。建筑前有“福”字照壁,高大的门楼犹如一堵城墙,13级台阶气势恢宏,显示出主人显赫的地位,在一片新旧混杂的民房中显得尤为醒目。紧闭的黑色大门使大厝更显得壁垒森严,和他的主人一样高深莫测。正当我端详着精美的砖雕和灰塑,负责管理大厝的林大湘刚好回来。林大湘今年76岁,他的爷爷林梅卿跟林寿熙是亲兄弟。他热情地带着我参观了整座宅院,一边感慨着岁月的侵蚀和维护的艰难。

大厝共有三列,中轴为传统风火墙式建筑,古朴典雅,前为天井,左右披榭二层。正厅名“孚荫堂”,为纪念林寿熙先父林恒孚而设,厅前横梁正中供奉圣旨龛,彰显着主人昔日的荣光。正厅背后和左右两侧各有一座两层西式洋楼,右侧洋楼的一楼有舞厅,内有西式壁炉,廊下有罗马柱,左侧洋楼中有螺旋式楼梯,这在当时十分罕见。林大湘说,这座老房子不仅做工精致,而且选材优良。

坐在大厝的天井中,林大湘聊起了家族的往事。对于林寿熙的发迹以及在北方的光辉岁月,他并没有更多的了解。他告诉我,林寿熙是个很重亲情的人,在他发达后,不但建了这座“上新厝”给自己和几个亲兄弟住,还在见泉林公家庙对面,给堂兄弟也盖了座“下新厝”。此外,林寿熙在仓山还有一座红砖洋房,在原来福州茶厂的位置,1949 年以后成了茶厂工人的宿舍,后来被拆除了。宣统元年(1909年)四月初八,林寿熙突然去世,年仅44岁,埋葬于林浦附近的湖地里村。林寿熙生有两儿一女,长子林琪藩接管了“谦记木材商行”。林寿熙的后人中,读书的多,经商的少,分散在全国各地,有的旅居海外。

四、走出濂浦炽大厝,我决定到江边走走。十年前我曾来过几次林浦,都是带着朋友来参观泰山宫、濂江书院和林尚书家庙。而今村子里除了多了几座水泥房子,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村子周边的环境,已经变得完全认不出来了。我努力寻找着那个消失在记忆深处的水乡,一位老人主动给我当起了向导,陪我去寻访那些存在和消失的古迹。

沿着江边的公园边走边聊,我们不知不觉走出了林浦村,令我一时恍惚。从泰山宫一路走来,我发现,不过十年的光阴,绍岐码头已无迹可寻,原本伫立岸边的石塔和荒草淹没的炮台也跑到了人行道上。站在2012年通车的魁浦大桥下,我已经想象不出这里十年前的样子,更何况一个世纪以前,那个林寿熙生活的时代。

老人滔滔不绝地跟我讲述着这座村庄的故事。故事怎么也讲不完,他坚持要陪我走到公交车站。当公交车开动,我望着老人不断缩小的身影,不禁百感交集。再过十年,这座古村又会变成什么样呢?临别时,老人对我说,无论如何,濂浦炽为重修正阳门、颐和园出钱出力,对国家是有贡献的,是个有责任感的商人,他是我们林浦的骄傲,所以你要好好地写他。虽然他已经走得太久、走得太远了,背影是那么的苍老,那么的模糊……



来源:摘自《闽都文化》2018年第二期
编辑:林昱星 责编:庄颖

[subtitle] => [pagecount] => 1 [sourceurl] => [description] => [thumb] => [{"url":"\/a\/10001\/202107\/f1fbbc61e03f7891ab068447d0fa9a98.jpeg","id":"2018696"}] [url] => /p/204518.html [all_pv] => 544 [pages] => 1 [author] => [terms] => Array ( [4] => Array ( [0] => 福视悦动 ) [2] => Array ( [0] => 林寿熙 [1] => 木材 [2] => 陈璧 [3] => 林浦 [4] => 正阳门 ) ) [menu] => 226 [attachments] => Array ( ) [relates] => Array ( [0] => Array ( [relateid] => 142184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142184.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142184.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78998714 [published] => 1578998714 [pv] => 500 [virtual_pv] => 479 [all_pv] => 500 [title] => 林浦互通新建匝道今晚通车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2001/688658899d4b603145a77c3ffe692f85.jpeg ) [1] => Array ( [relateid] => 152162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152162.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152162.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85907482 [published] => 1585907482 [pv] => 803 [virtual_pv] => 453 [all_pv] => 803 [title] => 如何打卡福州宝藏村落林浦,看这部微电影就够了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2004/00d78a644babdc2a445a94b0228033a2.jpeg ) [2] => Array ( [relateid] => 169088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169088.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169088.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601690814 [published] => 1601690814 [pv] => 231 [virtual_pv] => 368 [all_pv] => 231 [title] => 林浦互通全线添新绿造新景 打造5.3万平方米生态长廊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2010/3a8dd93b7a6c0a27a02ab52fb62a2715.jpeg ) [3] => Array ( [relateid] => 186344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186344.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186344.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615979656 [published] => 1615979656 [pv] => 6095 [virtual_pv] => 437 [all_pv] => 6095 [title] => 市领导调研林浦历史文化名村提升工作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thumb/10001/202103/6dae61db74f3a916a39db6f82d0e2dee.png@w924_h520.png ) [4] => Array ( [relateid] => 142178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142178.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142178.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78997902 [published] => 1578997902 [pv] => 205 [virtual_pv] => 432 [all_pv] => 205 [title] => 林浦互通:二环路直抵南江滨大道匝道今晚通车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2001/260ef0eee84c70778745b2aa4c723b7b.JPG ) ) [article_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2107/f1fbbc61e03f7891ab068447d0fa9a98.jpeg ) 1

遇见世遗 | 寻找濂浦炽——一个闽商的生前身后事

2021-07-18 10:51   福视悦动  

《寻找濂浦炽——一个闽商的生前身后事》

作者:林文政

一、林寿熙,又名秉珰,字松卿,清同治五年(1866年)生于福州濂江边一个古老的村落——林浦,因小名叫“炽炽”,福州人习惯称呼他“濂浦炽”。林寿熙自幼聪明伶俐,在村里的濂江书院读过几年书,认得几个字。濂江书院不大,名气可不小,朱熹和他的女婿都在这里讲过课。林浦的名气就更大了,在明朝时创造了“七科八进士,三代五尚书”的科举传奇。林寿熙便是这些进士、尚书的后代,可是家道中落,16岁就坐上一只小船,背井离乡,进城打工去了。

那一年是光绪七年(1881年),绍岐码头上人来人往。福州成为五口通商口岸之一,商帮林立,贸易繁荣,尤其以木材、茶叶为大宗。福建“八山一水一分田”,内陆地区崇山峻岭,森林茂密。闽江上游出产的木材顺流而下,经洪山桥,运至福州台江的三保、义洲、上下杭一带,形成木材批发市场,然后经马尾港运往外省,市场远及长江流域和北方的大城市。

经人介绍,林寿熙在福州三保的一家木材行里当了学徒。林寿熙勤劳肯干,又会识字算数,所以深得老板器重,很快从一名伙计当到了账房先生。老板见他待人和气,善于交际,试着让他谈了几桩生意,都不负期望,便大胆提拔他做了掌柜。后来老板在天津又开了分号,派林寿熙前往管理。林寿熙早就想出去闯荡一番了,而且天津距离京城那么近。这一回,他登上的是一艘大船……

在天津的几年里,林寿熙对北方的木材市场有了深入的了解,积累了丰富的人脉资源,对木材行业轻车熟路,便产生了自立门户的想法。经验有了,客源也不用愁,只是还缺点资金。林寿熙回了趟老家,找几位兄弟商量了一番,大家纷纷入股,在天津和福州义洲创办了“谦记木材商行”。

咸丰十年(1860年),英法联军从天津一路打进北京,战后重建对木材的需求非常大。林寿熙接到了大量的订单,不到几年时间就积攒了巨额的财富。林寿熙在经商之余,非常注重人际关系的经营。在封建社会,很难在商言商,要想做大生意,需要贵人的提携。林寿熙的贵人就是陈璧。

二、陈璧,字玉苍,生于咸丰二年(1852年),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任太仆寺少卿兼顺天府尹,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任商部侍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任户部侍郎。林寿熙之所以能结识陈璧,多亏了老乡这层关系。陈璧的老家在今闽侯南通,与林浦所在的南台岛仅一江之隔。

陈璧17岁考上秀才,24岁中举,26岁进士及第,然后四处为官,光绪二十二年至二十五年(1896年-1899年)回闽奔丧,整顿船政,开矿办学。两个人应该是在这段时间里认识的。陈璧回京后,清王朝又进入了多事之秋。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庚子事变,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仓皇西逃,正阳门城楼惨遭焚毁,八国联军占领北京,颐和园又遭洗劫。1901 年《辛丑条约》签订,慈禧太后一回到北京,就将正阳门和颐和园的修复提上了日程。由于慈禧西行期间,陈璧留守京城,安抚民心,与联军多方周旋,所以深得慈禧太后赏识,被提拔为顺天府尹,并与直隶总督袁世凯一起被任命为正阳门和颐和园的勘估大臣。

正阳门俗称大前门,是北京9座城门中最为高大雄伟的一座,是皇城的入口、国家的门面。修复城楼和园林都需要一大笔钱,对于刚刚经历巨额赔款的清政府来说,实在是捉襟见肘。陈璧将这个消息及时透露给了老乡林寿熙,林寿熙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为了获得颐和园木材的独家采办权,他主动提出捐修正阳门,以报效朝廷。凭借捐修之举和陈璧的推荐,林寿熙顺利拿下了这个建设项目。

颐和园的山水画卷在林寿熙面前缓缓展开。他卖了那么多年的木材,还从未见过如此富丽堂皇的建筑。他从未想过有生之年可以走进真正的皇家园林,参与皇室的工程建设,这是何等的荣耀和风光啊!万寿山上的佛香阁犹如众星捧月,巍峨壮观。还有昆明湖边的那艘清晏舫,园子里唯一带有西洋风格的建筑,华丽的雕刻,拱形的门窗,彩色的玻璃,显得那么与众不同。

皇家享用的东西,每一根木材都要精挑细选,每一个细节都得全神贯注。林寿熙不辞辛劳地奔波于福建与北京之间,亲自督办木材采购、押运事宜。

三、奇怪的是,作为清末巨商,林寿熙身后居然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资料,不管在正史还是野史里都难觅其踪,即使在乡间,也只有支离破碎的口头传闻。所以我决定到林浦走一趟,看看能否从他的后人那里获取一些可靠的信息。

濂浦炽大厝位于仓山城门镇濂江村泰山前3号,距泰山宫不到百米,背靠平山,坐东朝西,占地约5000平方米,建成后一直是村里最豪华的住宅。建筑前有“福”字照壁,高大的门楼犹如一堵城墙,13级台阶气势恢宏,显示出主人显赫的地位,在一片新旧混杂的民房中显得尤为醒目。紧闭的黑色大门使大厝更显得壁垒森严,和他的主人一样高深莫测。正当我端详着精美的砖雕和灰塑,负责管理大厝的林大湘刚好回来。林大湘今年76岁,他的爷爷林梅卿跟林寿熙是亲兄弟。他热情地带着我参观了整座宅院,一边感慨着岁月的侵蚀和维护的艰难。

大厝共有三列,中轴为传统风火墙式建筑,古朴典雅,前为天井,左右披榭二层。正厅名“孚荫堂”,为纪念林寿熙先父林恒孚而设,厅前横梁正中供奉圣旨龛,彰显着主人昔日的荣光。正厅背后和左右两侧各有一座两层西式洋楼,右侧洋楼的一楼有舞厅,内有西式壁炉,廊下有罗马柱,左侧洋楼中有螺旋式楼梯,这在当时十分罕见。林大湘说,这座老房子不仅做工精致,而且选材优良。

坐在大厝的天井中,林大湘聊起了家族的往事。对于林寿熙的发迹以及在北方的光辉岁月,他并没有更多的了解。他告诉我,林寿熙是个很重亲情的人,在他发达后,不但建了这座“上新厝”给自己和几个亲兄弟住,还在见泉林公家庙对面,给堂兄弟也盖了座“下新厝”。此外,林寿熙在仓山还有一座红砖洋房,在原来福州茶厂的位置,1949 年以后成了茶厂工人的宿舍,后来被拆除了。宣统元年(1909年)四月初八,林寿熙突然去世,年仅44岁,埋葬于林浦附近的湖地里村。林寿熙生有两儿一女,长子林琪藩接管了“谦记木材商行”。林寿熙的后人中,读书的多,经商的少,分散在全国各地,有的旅居海外。

四、走出濂浦炽大厝,我决定到江边走走。十年前我曾来过几次林浦,都是带着朋友来参观泰山宫、濂江书院和林尚书家庙。而今村子里除了多了几座水泥房子,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村子周边的环境,已经变得完全认不出来了。我努力寻找着那个消失在记忆深处的水乡,一位老人主动给我当起了向导,陪我去寻访那些存在和消失的古迹。

沿着江边的公园边走边聊,我们不知不觉走出了林浦村,令我一时恍惚。从泰山宫一路走来,我发现,不过十年的光阴,绍岐码头已无迹可寻,原本伫立岸边的石塔和荒草淹没的炮台也跑到了人行道上。站在2012年通车的魁浦大桥下,我已经想象不出这里十年前的样子,更何况一个世纪以前,那个林寿熙生活的时代。

老人滔滔不绝地跟我讲述着这座村庄的故事。故事怎么也讲不完,他坚持要陪我走到公交车站。当公交车开动,我望着老人不断缩小的身影,不禁百感交集。再过十年,这座古村又会变成什么样呢?临别时,老人对我说,无论如何,濂浦炽为重修正阳门、颐和园出钱出力,对国家是有贡献的,是个有责任感的商人,他是我们林浦的骄傲,所以你要好好地写他。虽然他已经走得太久、走得太远了,背影是那么的苍老,那么的模糊……



来源:摘自《闽都文化》2018年第二期
编辑:林昱星 责编:庄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