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 ( [id] => 59694 [appid] => 1 [topicid] => 0 [galleryid] => 0 [channel_pc] => 1 [channel_wap] => 1 [channel_phone] => 1 [channel_pad] => 0 [title] => 仓山旅游 :阳岐村里说严复 [editor] => (二审)林昱星 [has_thumb] => 1 [created] => 2019-01-07 14:15:45 [createdby] => 10006 [createdip] => 192.168.12.6 [published] => 2019-01-07 14:15:45 [publishedby] => 10006 [modified] => 0000-00-00 00:00:00 [modifiedby] => 0 [up_line_time] => 0 [down_line_time] => 0 [digg] => 1 [pv] => 1005 [virtual_pv] => 403 [virtual_digg] => 0 [click_pv] => 0 [comments] => 0 [shares] => 0 [recommend] => 0 [audit_step] => 0 [importance] => 0 [status] => 6 [enableaudit] => 1 [enablecopyright] => 0 [locktime] => 0 [locker] => 0 [sort] => 0 [watermark] => 0 [is_auto_published] => 0 [origin] => 0 [syscomments] => 0 [content] =>

乌龙江北岸的阳岐村,是个令人难忘的地方。它山清水秀,风光旖旎,文物众多,是中国近代著名启蒙思想家严复的家乡,是福建省历史文化名村。

阳岐严复故里

叉溪从阳岐山流下,曲曲折折地穿过全村;在上岐和下岐两个自然村之间,有青石板铺就的宋代午桥贯通两岸。溪旁榕树如伞覆盖,榕树下的北极玄帝庙的对联写道:“庙前叉江水长流,顶上榕树永常青。”

阳岐山下,午桥旁边,有一座严氏祖居。它是一千年前唐末五代期间,一世祖严怀先从河南固始迁居到这里后兴建的。后来严氏后代分布到福建各地乃至港、台及东南亚,但他的祖居从来没有改变过。现在的古宅是明代时期翻修的,但砖木结构基本保持完好。

严复故居

严复的父亲严振先是福州著名的中医,在台江苍霞洲行医,1861年,严复七岁,被父亲送回阳岐村随五叔读书,就住在“严氏祖居”的披榭里达两年之久。1866年,严复13岁,遵照当时的习俗和父母之命,在阳岐村与一王姓女子举行了结婚典礼。也就在这一年,严振先病死,从此家道中落,生活发生了巨大的转折。

严复故居

当时,严复无法再去读书,更不用想走科举升官的传统老路。他举家搬回到阳岐村后,因“严氏祖居”已人满为患,只能住在墙外面新搭盖的三间木屋里,这里原来是堆放杂物的地方,简陋而破旧。这时,全家只能靠母亲和妻子为别人绣花、缝纫所得的微薄收入度日。

但正是在这艰难的转折之时,严复显示了阳岐人的本色:不怕困难,勇于拼搏,不屈服于命运,而敢于闯出自己的一条新路。就在这一年年底,他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入沈葆桢创办的福建船政秋是堂艺局(后改船政学堂)这条路充满风险,而且不是那个时代的“正道”。但在这里不但可以伙食免费,而且每月可以拿到四两银子补贴家用。这是严复当年唯一可以选择的出路。当时他一家在阳岐村的生活正像他后来在诗中回忆的那样:

我生十四龄,阿父即见背。

家贫有质券,赙钱不充债。

陟冈则无足,同谷歌有妹。

慈母于此时,十指作耕耒。

上掩先人骸,下养儿女大。

富贵生死间,饱阅亲知态。

门户支已难,往往遣无赖。

五更寡妇哭,闻者隳心肺·····

阳岐村不仅养育了严复,也赋于他顽强的意志和求生的能力。记录了他童年的苦难,也见证了他日后的辉煌。

阳岐村景

严复14岁离开阳岐村,走上了谋生之路,更是走上了创业之路,走上了探索和宣传真理之路。他得到沈葆桢的赏识,在船政后学堂学习了英语和数理化科学,认识了西方文明,又成为中国第一批走到欧洲的留学生。留学回国后先是回母校船政学堂当教习,后调北洋水师学堂任总教习和校长。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之后,严复加入维新变法、救亡图存的行列,并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翻译出版了包括《天演论)在内的一系列西方经典著作,培育了整整一代中国先进的知识分子,从而成为著名的启蒙思想家。

第一批在英国格林尼治海军学院留学的福州船政学堂学生,严复亦在其中

辛亥革命后,严复曾担任北京大学(原京师大学堂)校长。他不赞成搞暴力革命,主张教育救国。他虽不同意袁世凯搞帝制复辟,但也没有勇气与之断绝关系。当袁世凯指使杨度把他列入“筹安会”发起人之后,他也没有公开声明这样做违背他的意志。袁世凯垮台之后,对他的指责之声自然不绝于耳。严复坦白地剖析自己:“筹安会之起,杨度强邀,其求达之目的,复所私衷反对者也。然而大丈夫行事,既不能当机决绝,登报自明,则今日受责,即亦无以自解。”袁世凯死后,北洋军阀混战,国事日非,备受精神折磨的严复,终于病倒了。这时他64岁,离开阳岐村已经整整50年。

严复于1885年2月4日至5月1日,在天津《直报》连续发表《论事变之亟》、《《原强》》、《辟韩》、《原强续篇》、《救亡决论》五篇政论文、疾呼变法

在上岐严氏祖居附近有一座“严氏祠堂”,已建成“严复纪念馆”,其中布置清雅,展品丰富,对上述大事均有介绍,吸引我驻足整整一个小时不舍离去。

严氏祠堂

在这离开阳岐村的50年中,严复只在1893年与同村叶大庄结伴回到阳岐,并借住叶大庄的玉屏山庄。玉屏山原是阳歧村下岐的一座小山头,叶大庄围绕玉屏山建了20多座房屋,外面村河环护,很有特色,给严复留下了深刻印象。严复于1918年冬从北京回到福州时,叶大庄已经去世,玉屏山庄也被分割出卖。严复购了其中一座单进住宅,作为他的三儿子严叔夏结婚的洞房。玉屏山庄至今整体保存完好,是清末明初难得的中西合璧住宅。

尚书祖庙远景

回村时,严复还参拜了阳岐的“尚书祖庙”。南宋末年,文天祥、陈文龙等曾在这一带抵抗过蒙古军南侵。陈文龙是莆田人,被俘后在杭州岳飞坟前绝食自尽。但他忠贞不二的民族精神,始终镌刻在阳岐人心中。故当地传说,陈文龙死后,血衣随狂风卷入西湖,后飘泊到乌龙江畔的阳岐村,阳岐人拾到后断定是他的遗物,便修建“尚书庙”纪念陈文龙。

尚书祖庙

在严复去世前的两三年,他一方面与自己顽固的哮喘病作艰难的搏斗,甚至食用鸦片;同时也对自己的一生作反复的思考。他带头捐资并题写匾额,到处募捐修复了“尚书祖庙”,还亲自题写了两幅对联,反映了他对自己坦荡真诚、追求真理、但不是完人的一生所作的总结:

更何分苍鹘参军,粉墨千场皆假面;莫但看乌纱牙笏,衣冠一代几完人。入我门来,总须纳手扪心,细检平生黑籍;莫言神远,任汝穷好极巧,难瞒头上青天。

尚书祖庙内景  

“尚书祖庙”至今保存完好。其中陈文龙神像前,有大小龙舟各一只,阳岐人每两年迎神像一次,都要抬出龙舟,意思是送陈文龙回莆田老家看看。另,庙中供奉陈靖姑,有两座戏台,也是很少见的。

严复墓

严复于1921年10月病逝于福州城内郎官巷故居。他生前的遗嘱有一条:“须学问,增智能,知做人分量,不易圆满。”12月,与发妻王夫人合于阳岐鳌头山。鳌头山背靠阳岐山,前临叉溪水。严复墓现已修复,并成了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附近的近百亩土地已被福州市列入“文物保护区”范围,非经市政府批准,任何人不得私自挪用。希望这么有先见之明的地方政府,能够以严复遗迹为重点,把阳岐村建成一个集参观、旅游、休闲于一体的文化村,那就是我们对先人的最好纪念了。


来源:仓山旅游微信公众号
编辑:林昱星 责编 :郑雪峰

[subtitle] => [pagecount] => 1 [sourceurl] => [description] => 乌龙江北岸的阳岐村,是个令人难忘的地方。 [thumb] => [{"url":"\/a\/10001\/201901\/54e2338eebfa4e77a283fc0f66533ab9.jpeg","id":"595206"},{"url":"\/a\/10001\/201901\/12509321e7b2fecdfaa1b33f2165a5f2.jpeg","id":"595209"},{"url":"\/a\/10001\/201901\/5de345affea57b0da28d3806dd000c06.jpeg","id":"595212"}] [url] => /p/59694.html [all_pv] => 1005 [pages] => 1 [author] => [terms] => Array ( [4] => Array ( [0] => 福视悦动 ) [2] => Array ( [0] => 严复 [1] => 阳岐村 [2] => 祖庙 [3] => 文龙 [4] => 玉屏 ) ) [menu] => 226 [attachments] => Array ( ) [relates] => Array ( [0] => Array ( [relateid] => 59451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59451.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59451.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46757494 [published] => 1546757494 [pv] => 705 [virtual_pv] => 439 [all_pv] => 705 [title] => 【聚焦两会】政协委员点赞榕台交流合作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1/62fc3239910c87a623cd721e9a0873df.jpeg ) [1] => Array ( [relateid] => 59439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59439.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59439.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46756609 [published] => 1546756609 [pv] => 625 [virtual_pv] => 455 [all_pv] => 625 [title] => 【大美福州】一份炖罐征服了我,谁说福州没有美食!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1/7f66704312e96573330f76c8d473ba85.jpeg ) [2] => Array ( [relateid] => 59436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59436.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59436.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46755967 [published] => 1546755967 [pv] => 936 [virtual_pv] => 413 [all_pv] => 936 [title] => 什么是福建人?什么是福州人?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1/f849ad71c12075bedaf9c6e657bbae3b.jpeg ) [3] => Array ( [relateid] => 58440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58440.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58440.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46415092 [published] => 1546415092 [pv] => 492 [virtual_pv] => 437 [all_pv] => 492 [title] => 元旦假期福建迎客1183.53万人次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1/aab6babdf631b7d39dcdb3a784b9f926.jpeg ) [4] => Array ( [relateid] => 57312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57312.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57312.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45910096 [published] => 1545910096 [pv] => 662 [virtual_pv] => 441 [all_pv] => 662 [title] => 诗词里的仓山,别样美......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812/74e7a21f30e6f32513aca40bd3347dfb.jpeg ) ) [article_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1/54e2338eebfa4e77a283fc0f66533ab9.jpeg ) 1

仓山旅游 :阳岐村里说严复

2019-01-07 14:15   福视悦动  

乌龙江北岸的阳岐村,是个令人难忘的地方。它山清水秀,风光旖旎,文物众多,是中国近代著名启蒙思想家严复的家乡,是福建省历史文化名村。

阳岐严复故里

叉溪从阳岐山流下,曲曲折折地穿过全村;在上岐和下岐两个自然村之间,有青石板铺就的宋代午桥贯通两岸。溪旁榕树如伞覆盖,榕树下的北极玄帝庙的对联写道:“庙前叉江水长流,顶上榕树永常青。”

阳岐山下,午桥旁边,有一座严氏祖居。它是一千年前唐末五代期间,一世祖严怀先从河南固始迁居到这里后兴建的。后来严氏后代分布到福建各地乃至港、台及东南亚,但他的祖居从来没有改变过。现在的古宅是明代时期翻修的,但砖木结构基本保持完好。

严复故居

严复的父亲严振先是福州著名的中医,在台江苍霞洲行医,1861年,严复七岁,被父亲送回阳岐村随五叔读书,就住在“严氏祖居”的披榭里达两年之久。1866年,严复13岁,遵照当时的习俗和父母之命,在阳岐村与一王姓女子举行了结婚典礼。也就在这一年,严振先病死,从此家道中落,生活发生了巨大的转折。

严复故居

当时,严复无法再去读书,更不用想走科举升官的传统老路。他举家搬回到阳岐村后,因“严氏祖居”已人满为患,只能住在墙外面新搭盖的三间木屋里,这里原来是堆放杂物的地方,简陋而破旧。这时,全家只能靠母亲和妻子为别人绣花、缝纫所得的微薄收入度日。

但正是在这艰难的转折之时,严复显示了阳岐人的本色:不怕困难,勇于拼搏,不屈服于命运,而敢于闯出自己的一条新路。就在这一年年底,他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入沈葆桢创办的福建船政秋是堂艺局(后改船政学堂)这条路充满风险,而且不是那个时代的“正道”。但在这里不但可以伙食免费,而且每月可以拿到四两银子补贴家用。这是严复当年唯一可以选择的出路。当时他一家在阳岐村的生活正像他后来在诗中回忆的那样:

我生十四龄,阿父即见背。

家贫有质券,赙钱不充债。

陟冈则无足,同谷歌有妹。

慈母于此时,十指作耕耒。

上掩先人骸,下养儿女大。

富贵生死间,饱阅亲知态。

门户支已难,往往遣无赖。

五更寡妇哭,闻者隳心肺·····

阳岐村不仅养育了严复,也赋于他顽强的意志和求生的能力。记录了他童年的苦难,也见证了他日后的辉煌。

阳岐村景

严复14岁离开阳岐村,走上了谋生之路,更是走上了创业之路,走上了探索和宣传真理之路。他得到沈葆桢的赏识,在船政后学堂学习了英语和数理化科学,认识了西方文明,又成为中国第一批走到欧洲的留学生。留学回国后先是回母校船政学堂当教习,后调北洋水师学堂任总教习和校长。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之后,严复加入维新变法、救亡图存的行列,并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翻译出版了包括《天演论)在内的一系列西方经典著作,培育了整整一代中国先进的知识分子,从而成为著名的启蒙思想家。

第一批在英国格林尼治海军学院留学的福州船政学堂学生,严复亦在其中

辛亥革命后,严复曾担任北京大学(原京师大学堂)校长。他不赞成搞暴力革命,主张教育救国。他虽不同意袁世凯搞帝制复辟,但也没有勇气与之断绝关系。当袁世凯指使杨度把他列入“筹安会”发起人之后,他也没有公开声明这样做违背他的意志。袁世凯垮台之后,对他的指责之声自然不绝于耳。严复坦白地剖析自己:“筹安会之起,杨度强邀,其求达之目的,复所私衷反对者也。然而大丈夫行事,既不能当机决绝,登报自明,则今日受责,即亦无以自解。”袁世凯死后,北洋军阀混战,国事日非,备受精神折磨的严复,终于病倒了。这时他64岁,离开阳岐村已经整整50年。

严复于1885年2月4日至5月1日,在天津《直报》连续发表《论事变之亟》、《《原强》》、《辟韩》、《原强续篇》、《救亡决论》五篇政论文、疾呼变法

在上岐严氏祖居附近有一座“严氏祠堂”,已建成“严复纪念馆”,其中布置清雅,展品丰富,对上述大事均有介绍,吸引我驻足整整一个小时不舍离去。

严氏祠堂

在这离开阳岐村的50年中,严复只在1893年与同村叶大庄结伴回到阳岐,并借住叶大庄的玉屏山庄。玉屏山原是阳歧村下岐的一座小山头,叶大庄围绕玉屏山建了20多座房屋,外面村河环护,很有特色,给严复留下了深刻印象。严复于1918年冬从北京回到福州时,叶大庄已经去世,玉屏山庄也被分割出卖。严复购了其中一座单进住宅,作为他的三儿子严叔夏结婚的洞房。玉屏山庄至今整体保存完好,是清末明初难得的中西合璧住宅。

尚书祖庙远景

回村时,严复还参拜了阳岐的“尚书祖庙”。南宋末年,文天祥、陈文龙等曾在这一带抵抗过蒙古军南侵。陈文龙是莆田人,被俘后在杭州岳飞坟前绝食自尽。但他忠贞不二的民族精神,始终镌刻在阳岐人心中。故当地传说,陈文龙死后,血衣随狂风卷入西湖,后飘泊到乌龙江畔的阳岐村,阳岐人拾到后断定是他的遗物,便修建“尚书庙”纪念陈文龙。

尚书祖庙

在严复去世前的两三年,他一方面与自己顽固的哮喘病作艰难的搏斗,甚至食用鸦片;同时也对自己的一生作反复的思考。他带头捐资并题写匾额,到处募捐修复了“尚书祖庙”,还亲自题写了两幅对联,反映了他对自己坦荡真诚、追求真理、但不是完人的一生所作的总结:

更何分苍鹘参军,粉墨千场皆假面;莫但看乌纱牙笏,衣冠一代几完人。入我门来,总须纳手扪心,细检平生黑籍;莫言神远,任汝穷好极巧,难瞒头上青天。

尚书祖庙内景  

“尚书祖庙”至今保存完好。其中陈文龙神像前,有大小龙舟各一只,阳岐人每两年迎神像一次,都要抬出龙舟,意思是送陈文龙回莆田老家看看。另,庙中供奉陈靖姑,有两座戏台,也是很少见的。

严复墓

严复于1921年10月病逝于福州城内郎官巷故居。他生前的遗嘱有一条:“须学问,增智能,知做人分量,不易圆满。”12月,与发妻王夫人合于阳岐鳌头山。鳌头山背靠阳岐山,前临叉溪水。严复墓现已修复,并成了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附近的近百亩土地已被福州市列入“文物保护区”范围,非经市政府批准,任何人不得私自挪用。希望这么有先见之明的地方政府,能够以严复遗迹为重点,把阳岐村建成一个集参观、旅游、休闲于一体的文化村,那就是我们对先人的最好纪念了。


来源:仓山旅游微信公众号
编辑:林昱星 责编 :郑雪峰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