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 ( [id] => 162518 [appid] => 1 [topicid] => 0 [galleryid] => 0 [channel_pc] => 1 [channel_wap] => 1 [channel_phone] => 1 [channel_pad] => 0 [title] => 高温下的劳动者 用汗水浇筑城市动脉 [editor] => (编辑)叶虹 [has_thumb] => 1 [created] => 2020-07-22 13:40:26 [createdby] => 10025 [createdip] => 112.54.37.33 [published] => 2020-07-22 13:40:26 [publishedby] => 10025 [modified] => 2020-07-22 17:11:39 [modifiedby] => 10125 [up_line_time] => 0 [down_line_time] => 0 [digg] => 0 [pv] => 549 [virtual_pv] => 468 [virtual_digg] => 0 [click_pv] => 0 [comments] => 0 [shares] => 1 [recommend] => 0 [audit_step] => 0 [importance] => 0 [status] => 6 [enableaudit] => 1 [enablecopyright] => 0 [locktime] => 0 [locker] => 0 [sort] => 0 [watermark] => 0 [is_auto_published] => 0 [origin] => 0 [syscomments] => 0 [content] =>

7月13日下午2时55分,毒辣的阳光晒得地面直冒烟,记者来到福州市仓山区福峡路由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承建的地铁4号线3标段工地体验劳动。不畏高温、挥汗如雨,这是记者在工地看到的最真实画面。

单蒋琪顶着烈日搬运钢筋

单蒋琪:一天搬运30吨钢筋,走20公里路

工地上,酱油色皮肤的工人们在钢筋水泥之间穿行。一阵风吹来,热浪扑在脸上,火辣辣的。55岁的单蒋琪正和搭档抬着一根长12米、重58公斤的钢筋往施工区域运送。“一天要搬运30吨左右。”豆大的汗珠从单蒋琪的脸上和脖子上淌下,一身蓝色的棉制上衣,后背紧贴在身上,除了满身的铁锈,还有层层叠叠的汗渍和盐霜。

来自江苏的单蒋琪干了近40年建筑工。“这些钢筋先在工棚里加工,做成固定形状的钢筋骨架,然后再把骨架安装到工地的各个位置上。今天的工作很轻松,就是从这里把钢筋搬运到各个点上。”他说。

“搬运钢筋最怕的就是夏天。太阳把钢筋晒得滚烫,隔着手套都能把手烫伤。”单蒋琪告诉记者,搬运钢筋重不说,路程也长。“要把这些钢筋从堆放的场地运到使用的地方,每天来来回回要走20多公里。”

记者尝试着和单蒋琪抬一根钢筋,结果不单是烫手,钢筋还纹丝不动。

单蒋琪说:“别看我们抬钢筋时很轻松,其实没有看到的那么容易。”单蒋琪最揪心的是晒得太黑,回老家小孙女都不认识了。

采访中,单蒋琪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我对这里的工作很满意。住的集装箱里有空调,每天还能领到人丹、风油精和冷饮等。”他笑呵呵地说。

“最想干的事就是休息、睡觉。”单蒋琪说,每天早上5点,他们就开始工作,攻坚时期更是加班加点。工作之余,除了与家人视频聊天外,躲在空调房睡觉是他和工友们最大的享受。

周宗注在测量钢筋之间的尺寸

周宗注:我想达成人生目标

在钢筋丛林中,有一个灵活身影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他一会手持卷尺或水准仪,一会又拿着全站仪或GPS等工具,不停穿梭。他是测绘工程师周宗注。

戴着眼镜的周宗注在一群“壮汉”中显得有些另类,但这不影响他年纪轻轻就成了一名“老资格”。从4号线3标段开工前,他就来到工地测绘。工作从地面干到地下,现在每天都在30米深的基坑中测绘。

周宗注在一个立柱前停下,从工具袋中取出卷尺丈量立柱的尺寸,再和规格表进行核对,无误后进行标注。“这些尺寸都精确到厘米,有的甚至要精确到毫米,丝毫不能有误,否则会出大事。”说着,周宗注又往下一个测量点走去。地下基坑还未铺上混凝土,在纵横交错的钢筋上行走,周宗注健步如飞。记者跟随其后,却如履薄冰般小心翼翼。

“我的工作没有基建工人辛苦,所以每天我会提前根据工序测算好中线、轴线,理清空间、位置关系,方便工人第二天顺利开工。此外,还要进行安全把控。”周宗注告诉记者,测绘是地铁施工过程中的重要环节,为了顺利完成任务,他经常待在基坑中。基坑内十分闷热,但他很知足。“没有暴晒在太阳下已经很好了。”周宗注说,相比当下的高温炎热,他更担心暴雨。“高温和降雨都会影响测算精度。高温条件下出现的误差相对可控,如果下雨,测算工作准确率更低、难度更大,就要更专注。”

入行6年多,他仍不忘钻研新技术,学习新本领。周宗注说:“这一行很辛苦,但我想达成人生目标,实现自我价值。”

李家兵:绑扎钢筋是门技术活

钢筋班组组长李家兵带记者来到地下30米处的地铁站基坑作业区,这里密密麻麻、或横或竖地摆放着几十万根钢筋。

李家兵引着记者钻进一个高仅80多厘米的钢筋网格间,指着一捆细材料说:“这是匝丝,用来捆扎钢筋,你看钢筋所有经纬交叉处,都是用它捆绑的,借助这个扎钩可以将钢筋扎得更紧。”李家兵拿着一个扳手似的工具开始教记者捆扎钢筋。

“首先将对折的匝丝绑到钢筋交叉的地方,然后拧紧固定。”李家兵一边讲解,一边将一组匝丝绕到钢筋上,扎钩一钩,手一转,还没等记者看清楚,他已经绑扎好10多个结。一番操作下来,李家兵脸上的汗水化作一道道细流,流到厚重的工作服里。

“捆扎钢筋是技术活,也是力气活,一站就是一天。刚开始干这一行时,我经常眼冒金星、腰酸背痛,不过现在早已习惯,什么都难不倒我。”李家兵的语气透着自豪。

51岁的李家兵进入建筑行业已有30年,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是同行眼中的多面手。多年的工作经历,也让李家兵见证了我国制造业的进步。“早些年开凿隧道,都是人力一镐一镐地刨、一铲一铲地挖,现在是采用机械化,过去六七个月的工作量,现在只需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提到这些变化,李家兵感慨不已,他希望下一代工人能用上自动化设备,在夏日里少受一些风吹日晒。

秋雨泽:一天喝七八瓶水

“嗨,把衣服穿上!”安全员秋雨泽朝一位打赤膊的工人喊了一嗓子,工人师傅赶紧穿上工服并整理了一下安全帽。

“高温天气更要注重施工现场的安全排查。”才23岁,说起话来却很老成稳重的秋雨泽向记者介绍,他们除了给工人发放防暑必备品,还定期巡察安全施工情况,避免高温作业出现安全事故。

“别看他瘦瘦小小的,但遇到工作中有悖安全规范的行为,他发起火来也让人害怕。”工友们说,秋雨泽每天第一个来到工地。晨会上,他不厌其烦地灌输给工人们安全第一的观念。“我们现在都非常注重安全,因为发生任何事故,不仅是我们个人的事,还关系到家人的生活,以前我真的都没想过这么多。”一位吴姓工友对记者说。

每天,秋雨泽都会随身携带一个2.5升容量的大水瓶。“夏天在工地干活,只能多喝水来降温消暑,我一天要喝七八瓶。因为我用得最多的是嗓子,工地嘈杂,要大声地喊工友才听得见,所以要常喝水润嗓子。”

在工地门口旁,有一间简易的休息室,里面有直饮水机、桌椅和洗手台,供工人休息。宿舍也都装了空调,工人辛苦一天,晚上都能睡一个安稳觉。秋雨泽告诉记者,虽然夏天干活很辛苦,但公司的这些安全防暑措施很周到,很暖工友们的心。


来源:东南网
编辑:叶虹 责编:庄颖

[subtitle] => [pagecount] => 1 [sourceurl] => [description] => [thumb] => [{"url":"\/a\/thumb\/10001\/202007\/8f63f3756524ac7b13f31e12b14a108d.jpeg@w665_h498.jpeg","id":"1834604"}] [url] => /p/162518.html [all_pv] => 549 [pages] => 1 [author] => [terms] => Array ( [4] => Array ( [0] => 福视悦动 ) [2] => Array ( [0] => 钢筋 [1] => 李家 [2] => 周宗注 [3] => 蒋琪 [4] => 工地 ) ) [menu] => 226 [attachments] => Array ( ) [relates] => Array ( [0] => Array ( [relateid] => 97185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97185.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97185.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61611144 [published] => 1561611144 [pv] => 419 [virtual_pv] => 398 [all_pv] => 419 [title] => 【绘本故事会】推荐绘本——《李家猪,张家猪》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6/da0a71256fb45766a96bd0f6933ca13a.jpeg ) [1] => Array ( [relateid] => 87492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87492.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87492.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57822558 [published] => 1557822558 [pv] => 219 [virtual_pv] => 385 [all_pv] => 219 [title] => 【绘本故事会】推荐绘本——《李家猪,张家猪》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5/a093291fdb66222a278534b6c4257f69.jpg ) [2] => Array ( [relateid] => 89439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89439.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89439.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58524168 [published] => 1558524168 [pv] => 227 [virtual_pv] => 425 [all_pv] => 227 [title] => 代表履职在行动 市人大代表李家胜:甘当选区群众"传声筒"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5/bbf019e33c5880f856ba5f9b4b4a8095.JPG ) [3] => Array ( [relateid] => 89397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89397.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89397.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58519893 [published] => 1558519893 [pv] => 448 [virtual_pv] => 445 [all_pv] => 448 [title] => 福州市人大代表李家胜:甘当选区群众"传声筒"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5/c0503285d150be9bc6ba429a16bd091e.jpeg ) [4] => Array ( [relateid] => 161070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161070.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161070.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93913096 [published] => 1593913096 [pv] => 134 [virtual_pv] => 372 [all_pv] => 134 [title] => 高考期间 考点周边200米范围内工地禁止施工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2007/c3f5d8c8a5ae34e6fa53051bebb7870b.jpeg ) ) [article_thumb] => http://www.zohi.tv/a/thumb/10001/202007/8f63f3756524ac7b13f31e12b14a108d.jpeg@w665_h498.jpeg ) 1

高温下的劳动者 用汗水浇筑城市动脉

2020-07-22 13:40   福视悦动  

7月13日下午2时55分,毒辣的阳光晒得地面直冒烟,记者来到福州市仓山区福峡路由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承建的地铁4号线3标段工地体验劳动。不畏高温、挥汗如雨,这是记者在工地看到的最真实画面。

单蒋琪顶着烈日搬运钢筋

单蒋琪:一天搬运30吨钢筋,走20公里路

工地上,酱油色皮肤的工人们在钢筋水泥之间穿行。一阵风吹来,热浪扑在脸上,火辣辣的。55岁的单蒋琪正和搭档抬着一根长12米、重58公斤的钢筋往施工区域运送。“一天要搬运30吨左右。”豆大的汗珠从单蒋琪的脸上和脖子上淌下,一身蓝色的棉制上衣,后背紧贴在身上,除了满身的铁锈,还有层层叠叠的汗渍和盐霜。

来自江苏的单蒋琪干了近40年建筑工。“这些钢筋先在工棚里加工,做成固定形状的钢筋骨架,然后再把骨架安装到工地的各个位置上。今天的工作很轻松,就是从这里把钢筋搬运到各个点上。”他说。

“搬运钢筋最怕的就是夏天。太阳把钢筋晒得滚烫,隔着手套都能把手烫伤。”单蒋琪告诉记者,搬运钢筋重不说,路程也长。“要把这些钢筋从堆放的场地运到使用的地方,每天来来回回要走20多公里。”

记者尝试着和单蒋琪抬一根钢筋,结果不单是烫手,钢筋还纹丝不动。

单蒋琪说:“别看我们抬钢筋时很轻松,其实没有看到的那么容易。”单蒋琪最揪心的是晒得太黑,回老家小孙女都不认识了。

采访中,单蒋琪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我对这里的工作很满意。住的集装箱里有空调,每天还能领到人丹、风油精和冷饮等。”他笑呵呵地说。

“最想干的事就是休息、睡觉。”单蒋琪说,每天早上5点,他们就开始工作,攻坚时期更是加班加点。工作之余,除了与家人视频聊天外,躲在空调房睡觉是他和工友们最大的享受。

周宗注在测量钢筋之间的尺寸

周宗注:我想达成人生目标

在钢筋丛林中,有一个灵活身影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他一会手持卷尺或水准仪,一会又拿着全站仪或GPS等工具,不停穿梭。他是测绘工程师周宗注。

戴着眼镜的周宗注在一群“壮汉”中显得有些另类,但这不影响他年纪轻轻就成了一名“老资格”。从4号线3标段开工前,他就来到工地测绘。工作从地面干到地下,现在每天都在30米深的基坑中测绘。

周宗注在一个立柱前停下,从工具袋中取出卷尺丈量立柱的尺寸,再和规格表进行核对,无误后进行标注。“这些尺寸都精确到厘米,有的甚至要精确到毫米,丝毫不能有误,否则会出大事。”说着,周宗注又往下一个测量点走去。地下基坑还未铺上混凝土,在纵横交错的钢筋上行走,周宗注健步如飞。记者跟随其后,却如履薄冰般小心翼翼。

“我的工作没有基建工人辛苦,所以每天我会提前根据工序测算好中线、轴线,理清空间、位置关系,方便工人第二天顺利开工。此外,还要进行安全把控。”周宗注告诉记者,测绘是地铁施工过程中的重要环节,为了顺利完成任务,他经常待在基坑中。基坑内十分闷热,但他很知足。“没有暴晒在太阳下已经很好了。”周宗注说,相比当下的高温炎热,他更担心暴雨。“高温和降雨都会影响测算精度。高温条件下出现的误差相对可控,如果下雨,测算工作准确率更低、难度更大,就要更专注。”

入行6年多,他仍不忘钻研新技术,学习新本领。周宗注说:“这一行很辛苦,但我想达成人生目标,实现自我价值。”

李家兵:绑扎钢筋是门技术活

钢筋班组组长李家兵带记者来到地下30米处的地铁站基坑作业区,这里密密麻麻、或横或竖地摆放着几十万根钢筋。

李家兵引着记者钻进一个高仅80多厘米的钢筋网格间,指着一捆细材料说:“这是匝丝,用来捆扎钢筋,你看钢筋所有经纬交叉处,都是用它捆绑的,借助这个扎钩可以将钢筋扎得更紧。”李家兵拿着一个扳手似的工具开始教记者捆扎钢筋。

“首先将对折的匝丝绑到钢筋交叉的地方,然后拧紧固定。”李家兵一边讲解,一边将一组匝丝绕到钢筋上,扎钩一钩,手一转,还没等记者看清楚,他已经绑扎好10多个结。一番操作下来,李家兵脸上的汗水化作一道道细流,流到厚重的工作服里。

“捆扎钢筋是技术活,也是力气活,一站就是一天。刚开始干这一行时,我经常眼冒金星、腰酸背痛,不过现在早已习惯,什么都难不倒我。”李家兵的语气透着自豪。

51岁的李家兵进入建筑行业已有30年,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是同行眼中的多面手。多年的工作经历,也让李家兵见证了我国制造业的进步。“早些年开凿隧道,都是人力一镐一镐地刨、一铲一铲地挖,现在是采用机械化,过去六七个月的工作量,现在只需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提到这些变化,李家兵感慨不已,他希望下一代工人能用上自动化设备,在夏日里少受一些风吹日晒。

秋雨泽:一天喝七八瓶水

“嗨,把衣服穿上!”安全员秋雨泽朝一位打赤膊的工人喊了一嗓子,工人师傅赶紧穿上工服并整理了一下安全帽。

“高温天气更要注重施工现场的安全排查。”才23岁,说起话来却很老成稳重的秋雨泽向记者介绍,他们除了给工人发放防暑必备品,还定期巡察安全施工情况,避免高温作业出现安全事故。

“别看他瘦瘦小小的,但遇到工作中有悖安全规范的行为,他发起火来也让人害怕。”工友们说,秋雨泽每天第一个来到工地。晨会上,他不厌其烦地灌输给工人们安全第一的观念。“我们现在都非常注重安全,因为发生任何事故,不仅是我们个人的事,还关系到家人的生活,以前我真的都没想过这么多。”一位吴姓工友对记者说。

每天,秋雨泽都会随身携带一个2.5升容量的大水瓶。“夏天在工地干活,只能多喝水来降温消暑,我一天要喝七八瓶。因为我用得最多的是嗓子,工地嘈杂,要大声地喊工友才听得见,所以要常喝水润嗓子。”

在工地门口旁,有一间简易的休息室,里面有直饮水机、桌椅和洗手台,供工人休息。宿舍也都装了空调,工人辛苦一天,晚上都能睡一个安稳觉。秋雨泽告诉记者,虽然夏天干活很辛苦,但公司的这些安全防暑措施很周到,很暖工友们的心。


来源:东南网
编辑:叶虹 责编:庄颖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