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 ( [id] => 162630 [appid] => 1 [topicid] => 0 [galleryid] => 0 [channel_pc] => 1 [channel_wap] => 1 [channel_phone] => 1 [channel_pad] => 0 [title] => 停不下来的铁路“编程师” [editor] => (编辑)叶虹 [has_thumb] => 1 [created] => 2020-07-23 14:39:19 [createdby] => 10025 [createdip] => 112.54.37.33 [published] => 2020-07-23 14:39:19 [publishedby] => 10025 [modified] => 2020-07-23 19:36:27 [modifiedby] => 10092 [up_line_time] => 0 [down_line_time] => 0 [digg] => 0 [pv] => 462 [virtual_pv] => 427 [virtual_digg] => 0 [click_pv] => 0 [comments] => 0 [shares] => 0 [recommend] => 0 [audit_step] => 0 [importance] => 0 [status] => 6 [enableaudit] => 1 [enablecopyright] => 0 [locktime] => 0 [locker] => 0 [sort] => 0 [watermark] => 0 [is_auto_published] => 0 [origin] => 0 [syscomments] => 0 [content] =>

调车员正在登车梯

铁路调车员负责为始发和终到车站的车厢、车头重新分解与编组连挂,是为火车“穿针引线”的人,也有人将他们比作“编程师”。在整个铁路系统中调车员是最苦最累最危险的工种之一。铁路线上一列列的火车呼啸而过,全是调车员一节一节车厢编组起来。不论刮风下雨、烈日酷暑、暴雪严寒,都会看到他们辛苦的工作身影。

停不下来的铁路“编程师”

盛夏时节,闽西大地骄阳似火,酷热难耐。记者走进中国铁路南昌局集团有限公司龙岩车务段铁山洋编组站,只见十八道铁轨一字排开,一列列待编组的铁路货车安静停在轨道上,不时响起的汽笛声提醒着工作人员货物列车即将进站或出发。

编组站内,铁路货运调车员顶着烈日在轨道中穿行,将始发和终到车站的车厢、车头重新分解、编组连挂,细心保障每一趟货物列车安全正点到发。

顶着烈日“穿针引线”

脏、累、苦、险,调车作业是铁路上最为艰苦的工作之一。车厢与车厢之间的软管需要人工摘解和连接,各个列车的位置也都不同,很难实现机械化。调车员的工作就是将到达的列车一辆辆解组,将出发的列车一辆辆编组。

位于龙岩新罗区铁山镇的铁山洋编组站,是个区段站,运量大、密度紧,行车工作责任重。全站共有118人,调车组员工45人,无论严寒还是酷暑,编组站全年无休,24小时保持工作状态,编好每节车,来不得半点马虎。在调车员的“穿针引线”下,铁山洋编组站每日到达列车20列,出发25列,编组2200辆次。

20日下午3点,正值一天中最热的时刻,走近铁轨,铁轨和车厢上升腾起的热气迎面扑来。“2号,第5钩,20道,8个车。”在驼峰解散作业区,铁山洋编组站南调运转一班调车长苏勒德身着橘黄色的工作服,头戴草帽,手拿无线对讲机,向分散在各个区域的调车组人员发出口令,此时他的工作服早已被汗水浸透。

“我的职责就是确认安全距离,发布作业指令,由连结员进行下一步操作。”在苏勒德的指挥下,一节节去往不同方向、不同数量的车厢先后驶入不同的轨道,成功解组。

今年27岁的苏勒德来自内蒙古,是铁山洋编组站最年轻的调车长。在这里,他仅用了5年,就从制动员、连结员成长为一名调车长。

苏勒德的这个班,共有23人,分散在调车场各处负责调车的各个流程。“白班从早上8点到下午6点,除了中午吃饭,其他时间都在铁轨上。”在这样的高温下,苏勒德和同事们都穿着长衣长裤,还要扎紧袖口防止被火车铁皮烫伤,他们的工作服一天中总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因为出汗太多,衣服常常挂着一层厚厚的盐。

除了草帽和对讲机,调车员们在高温下还有一件必备装备——手套,而且还必须是两双。“一层套一层,在上车梯的时候一定要戴着。”苏勒德憨厚地一笑,擦了擦脸上的汗,“夏天铁道上温度普遍都在50摄氏度以上,车梯扶手温度更是超过60摄氏度,直接用手攀爬会被烫伤。”记者尝试用手触摸货物列车车厢上的车梯,被烫得触电一般缩回。

在苏勒德与他的班组进行解散作业时,连结员们手上都拿着一根铁钎,不时地敲打着车厢之间连接处,这是调车员用于分离车厢所特有的一种工具。

由于车厢与车厢之间的软管需要人工摘解和连接,在进行解散作业时,为防止车厢之间软管摘解不够彻底,此时就需要连结员人工敲打,“主要作用就是根据列车解散计划提开车钩,让车厢分离”。

在苏勒德和班组成员的协作下,列车缓缓向道存车位挺进。“10车……5车……3车……”随着一声声口令,一节节列车货运车厢平稳驶入各条轨道。在十八条钢轨并排的调车场上,苏勒德指导着调车员们“一针一线”地有序作业。他带领的小组每天平均要解体10列、三四百节车厢。

沿着铁路不停奔走

因为工作时间长,工作强度大,调车员以中青年为主。苏勒德的这个班,调车员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别看我们一个个晒得黑,可我们都很年轻呢。”连结员沈旭笑着说。

“相比雨天时视线受阻,轨道湿滑,我还更喜欢高温天。刚工作的时候不顾危险莽莽撞撞,现在想起以前的‘跳车’经历还有些后怕,组里几乎都是年轻人,我们必须要保证安全。”苏勒德说,调车员要在铁路上不停奔走,“安全”是最重要的。

在调车场另一边,44岁的吴治熙又带着列车编组顺序表出发了。自1997年退伍,这已是他进入铁路系统工作的第23个年头,在铁山洋他干了20年,从货运检查员成为一名外勤车号员。

“主要任务就是对编组前后的各列列车车厢车号进行核对,确认顺序是否正确,此外还要检查空重车是否装有货物。”每天,吴治熙都要带着列车编组顺序表,在轨道上一一核对,平均一天要核查15列车,约500节车厢,来回走路就得十几公里。

作为调车作业的一部分,外勤车号员的工作同样十分重要。“这工作需要的是细心,有一节车厢顺序错了,后面的编组就会乱了,很麻烦。”吴治熙一路认真核对着。

调车组长期户外作业,高温下的应对准备也早已做好,车站每天都会熬好绿豆汤,准备好西瓜,分发解暑饮料,并配好常备药品,提醒每个调车员做好防暑。

在铁路交通高度智能化的今天,调车编组仍要依靠人工指挥。持续高温下,调车员日复一日,默默坚守,一手拿着对讲机,一手抓着车厢上的栏杆,斜挂在车厢上“穿针引线”,确保每一批作业符合要求,确保每一天当班安全顺畅。


来源:福建日报
编辑:叶虹 责编:林真贞

[subtitle] => [pagecount] => 1 [sourceurl] => [description] => [thumb] => [{"url":"\/a\/thumb\/10001\/202007\/40078256f59371db803e4f53cf416d23.jpeg@w800_h600.jpeg","id":"1835106"}] [url] => /p/162630.html [all_pv] => 462 [pages] => 1 [author] => [terms] => Array ( [4] => Array ( [0] => 福视悦动 ) [2] => Array ( [0] => 调车 [1] => 车厢 [2] => 列车 [3] => 编组 [4] => 苏勒德 ) ) [menu] => 226 [attachments] => Array ( ) [relates] => Array ( [0] => Array ( [relateid] => 128283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128283.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128283.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73447968 [published] => 1573447968 [pv] => 94 [virtual_pv] => 439 [all_pv] => 94 [title] => 换座椅套、拉窗帘……神秘旅客竟然包了高铁车厢!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11/6c3788559ae98cfacaa13747e2d2c206.jpeg ) [1] => Array ( [relateid] => 63228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63228.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63228.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48223084 [published] => 1548223084 [pv] => 1248 [virtual_pv] => 421 [all_pv] => 1248 [title] => K4186“菜鸟”列车班组春运记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1/15f9513a7e797d2f2d65f4f7fbcd318f.jpeg ) [2] => Array ( [relateid] => 118266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118266.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118266.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69569052 [published] => 1569569052 [pv] => 101 [virtual_pv] => 409 [all_pv] => 101 [title] => 刷屏了!福州地铁!暖心祝福满车厢!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9/50d64243d0446b60cacc1f02643da803.jpeg ) [3] => Array ( [relateid] => 65691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65691.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65691.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49157193 [published] => 1549157193 [pv] => 147 [virtual_pv] => 426 [all_pv] => 147 [title] => 融媒体视点丨​火车上能设"儿童车厢"吗?"铁总"回应了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2/187bdd1ae3bef4f1cc798695347d3718.jpeg ) [4] => Array ( [relateid] => 110970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110970.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110970.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66890619 [published] => 1566890619 [pv] => 88 [virtual_pv] => 431 [all_pv] => 88 [title] => 福州公交主题车厢来了 19路古厝主题精品线路下月上线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1908/765929e42700d1726785eb370385aa18.jpeg ) ) [article_thumb] => http://www.zohi.tv/a/thumb/10001/202007/40078256f59371db803e4f53cf416d23.jpeg@w800_h600.jpeg ) 1

停不下来的铁路“编程师”

2020-07-23 14:39   福视悦动  

调车员正在登车梯

铁路调车员负责为始发和终到车站的车厢、车头重新分解与编组连挂,是为火车“穿针引线”的人,也有人将他们比作“编程师”。在整个铁路系统中调车员是最苦最累最危险的工种之一。铁路线上一列列的火车呼啸而过,全是调车员一节一节车厢编组起来。不论刮风下雨、烈日酷暑、暴雪严寒,都会看到他们辛苦的工作身影。

停不下来的铁路“编程师”

盛夏时节,闽西大地骄阳似火,酷热难耐。记者走进中国铁路南昌局集团有限公司龙岩车务段铁山洋编组站,只见十八道铁轨一字排开,一列列待编组的铁路货车安静停在轨道上,不时响起的汽笛声提醒着工作人员货物列车即将进站或出发。

编组站内,铁路货运调车员顶着烈日在轨道中穿行,将始发和终到车站的车厢、车头重新分解、编组连挂,细心保障每一趟货物列车安全正点到发。

顶着烈日“穿针引线”

脏、累、苦、险,调车作业是铁路上最为艰苦的工作之一。车厢与车厢之间的软管需要人工摘解和连接,各个列车的位置也都不同,很难实现机械化。调车员的工作就是将到达的列车一辆辆解组,将出发的列车一辆辆编组。

位于龙岩新罗区铁山镇的铁山洋编组站,是个区段站,运量大、密度紧,行车工作责任重。全站共有118人,调车组员工45人,无论严寒还是酷暑,编组站全年无休,24小时保持工作状态,编好每节车,来不得半点马虎。在调车员的“穿针引线”下,铁山洋编组站每日到达列车20列,出发25列,编组2200辆次。

20日下午3点,正值一天中最热的时刻,走近铁轨,铁轨和车厢上升腾起的热气迎面扑来。“2号,第5钩,20道,8个车。”在驼峰解散作业区,铁山洋编组站南调运转一班调车长苏勒德身着橘黄色的工作服,头戴草帽,手拿无线对讲机,向分散在各个区域的调车组人员发出口令,此时他的工作服早已被汗水浸透。

“我的职责就是确认安全距离,发布作业指令,由连结员进行下一步操作。”在苏勒德的指挥下,一节节去往不同方向、不同数量的车厢先后驶入不同的轨道,成功解组。

今年27岁的苏勒德来自内蒙古,是铁山洋编组站最年轻的调车长。在这里,他仅用了5年,就从制动员、连结员成长为一名调车长。

苏勒德的这个班,共有23人,分散在调车场各处负责调车的各个流程。“白班从早上8点到下午6点,除了中午吃饭,其他时间都在铁轨上。”在这样的高温下,苏勒德和同事们都穿着长衣长裤,还要扎紧袖口防止被火车铁皮烫伤,他们的工作服一天中总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因为出汗太多,衣服常常挂着一层厚厚的盐。

除了草帽和对讲机,调车员们在高温下还有一件必备装备——手套,而且还必须是两双。“一层套一层,在上车梯的时候一定要戴着。”苏勒德憨厚地一笑,擦了擦脸上的汗,“夏天铁道上温度普遍都在50摄氏度以上,车梯扶手温度更是超过60摄氏度,直接用手攀爬会被烫伤。”记者尝试用手触摸货物列车车厢上的车梯,被烫得触电一般缩回。

在苏勒德与他的班组进行解散作业时,连结员们手上都拿着一根铁钎,不时地敲打着车厢之间连接处,这是调车员用于分离车厢所特有的一种工具。

由于车厢与车厢之间的软管需要人工摘解和连接,在进行解散作业时,为防止车厢之间软管摘解不够彻底,此时就需要连结员人工敲打,“主要作用就是根据列车解散计划提开车钩,让车厢分离”。

在苏勒德和班组成员的协作下,列车缓缓向道存车位挺进。“10车……5车……3车……”随着一声声口令,一节节列车货运车厢平稳驶入各条轨道。在十八条钢轨并排的调车场上,苏勒德指导着调车员们“一针一线”地有序作业。他带领的小组每天平均要解体10列、三四百节车厢。

沿着铁路不停奔走

因为工作时间长,工作强度大,调车员以中青年为主。苏勒德的这个班,调车员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别看我们一个个晒得黑,可我们都很年轻呢。”连结员沈旭笑着说。

“相比雨天时视线受阻,轨道湿滑,我还更喜欢高温天。刚工作的时候不顾危险莽莽撞撞,现在想起以前的‘跳车’经历还有些后怕,组里几乎都是年轻人,我们必须要保证安全。”苏勒德说,调车员要在铁路上不停奔走,“安全”是最重要的。

在调车场另一边,44岁的吴治熙又带着列车编组顺序表出发了。自1997年退伍,这已是他进入铁路系统工作的第23个年头,在铁山洋他干了20年,从货运检查员成为一名外勤车号员。

“主要任务就是对编组前后的各列列车车厢车号进行核对,确认顺序是否正确,此外还要检查空重车是否装有货物。”每天,吴治熙都要带着列车编组顺序表,在轨道上一一核对,平均一天要核查15列车,约500节车厢,来回走路就得十几公里。

作为调车作业的一部分,外勤车号员的工作同样十分重要。“这工作需要的是细心,有一节车厢顺序错了,后面的编组就会乱了,很麻烦。”吴治熙一路认真核对着。

调车组长期户外作业,高温下的应对准备也早已做好,车站每天都会熬好绿豆汤,准备好西瓜,分发解暑饮料,并配好常备药品,提醒每个调车员做好防暑。

在铁路交通高度智能化的今天,调车编组仍要依靠人工指挥。持续高温下,调车员日复一日,默默坚守,一手拿着对讲机,一手抓着车厢上的栏杆,斜挂在车厢上“穿针引线”,确保每一批作业符合要求,确保每一天当班安全顺畅。


来源:福建日报
编辑:叶虹 责编:林真贞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