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 ( [id] => 195098 [appid] => 1 [topicid] => 0 [galleryid] => 0 [channel_pc] => 1 [channel_wap] => 1 [channel_phone] => 1 [channel_pad] => 0 [title] => 需求旺盛、省心省时 “网约护士”你用得起吗? [editor] => (责编)庄颖 [has_thumb] => 1 [created] => 2021-05-16 13:18:00 [createdby] => 10125 [createdip] => 112.54.37.33 [published] => 2021-05-16 13:18:00 [publishedby] => 10125 [modified] => 2021-05-16 13:32:59 [modifiedby] => 10034 [up_line_time] => 0 [down_line_time] => 0 [digg] => 0 [pv] => 491 [virtual_pv] => 431 [virtual_digg] => 0 [click_pv] => 0 [comments] => 0 [shares] => 0 [recommend] => 0 [audit_step] => 0 [importance] => 0 [status] => 6 [enableaudit] => 1 [enablecopyright] => 0 [locktime] => 0 [locker] => 0 [sort] => 0 [watermark] => 0 [is_auto_published] => 0 [origin] => 0 [syscomments] => 0 [cdv_id] => [content] =>

“嘀嘀,您有新的订单!” 4月12日上午,海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以下简称海医一附院)“网约护士”管理员小陈收到一个派单订单,海口市龙华区某小区一出院患者张大爷想在次日做术后护理,预约护理人员上门服务。 查看“网约护士”值班表后,小陈按程序派单给心胸外科主管护师陈桂尼。

如今,通过在手机APP上下单,便可预约护士上门服务的“网约护士”正走进海口市民家中。

2019年2月,国家卫健委发布了《“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方案》,确定在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广东省6省市进行“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海南虽未在首批试点范围,但自2019年12月起,海南已有医院开始探索“互联网+护理服务”,提供网约护士服务。

然而,记者走访发现,对于患者来说,上门服务的费用要比在医院就诊高出 5至8 倍,这样的护理成本高不高?会影响“网约护士”模式的推广吗?

“网约护士”上门省心省时

第二天,接单的陈桂尼按照要求, 换上工作服,和另一个同事,背上医药箱,在约定的时间上门。

到达目的地后,她在手机上点击“到达服务地点”,敲门进入患者张大爷家中,自我介绍后,陈桂尼对订单及张大爷的信息再次进行了核对,并对张大爷身体进行了检查,开始了术后护理工作。

换药、导尿、造口护理、压疮护理——整个护理过程用时45分钟。

“你都不知道,护士上门护理,给我们省了多少心。”张大爷的老伴告诉记者,半年前,张大爷直肠癌手术,出院后仍需要定期到医院进行术后造口护理和康复,每次单程近20公里的路程给她和子女带来不少困难。“我们是老小区,没有电梯,每次去医院全家上阵,抬轮椅上下楼,到了医院后还要挂号、排号,去一次基本得耗费大半天时间。”

事实上,像张大爷这样对上门护理服务有需求的人群不少。据海南省老龄工作委员会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海南省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146.08万人,老年人失能率达19.3%,全省约有28.19万失能老年人。

同时,海南每年迎来不少过冬的“候鸟”老人,他们不熟悉本地医院情况,对上门护理的需求庞大。不仅如此,手术康复期患者、孕妇等行动不便人群,也急需不出门就能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护理服务。

护理服务需求旺盛

“目前,我们‘网约护士’有50人,都是自愿加入。”海医一附院延续护理中心护士长、副主任护师张翔告诉记者,按照国家卫健委要求,“网约护士”必须具备5年以上临床护理工作经验和护师以上技术职称。前年,医院推出“网约护士”服务后,很多医护人员都跃跃欲试,符合条件的纷纷报名申请,经过医院审核后,最终从100多名报名者中挑选出了50人在服务平台注册,利用休息时间为有需求的出院病人提供上门护理服务。

“患者通过微信小程序下单后,有关工作人员会根据护士们的休息时间进行订单分配。”张翔说。

点开微信小程序,记者看到,目前,海医一附院开展的项目有,更换尿管胃管、膀胱冲洗、PICC维护、伤口造口护理、母婴护理(含催乳)等有17项具体的网约护士服务内容。据悉,今年内,该院的网约护士服务还会增加腹透、老年评估、手术伤口换药、术后拆线等护理内容。

刚晋升为宝妈的海口市民陈女士也享受过“网约护士”带来的便利母婴护理服务:预约护士上门,为出生10天的儿子沐浴、抚触,进行臀部护理、脐部护理。陈女士看来,不用出门、不用排队、不用等候,在家就可以享受到这样优质的服务,对于还在恢复中的产妇来讲,实在太方便了。“有了护士上门帮忙,真的胜过请月嫂了,任何问题她们都能给出最专业的解答。” 陈女士说。

数据显示,自2019年12月开设以来,除去2020年因新冠肺炎疫情暂停的时间,截至今年3月26日,近一年时间,海医一附院网约平台接单414个,其中卧床老人换管服务和母婴护理中的催奶、保胎服务需求旺盛。

全额自费“价格有点贵”

然而,记者走访发现,尽管“网约护士”服务需求旺盛,但相同项目,“网约护士”上门服务的费用要比在医院就诊高出数倍,偏高的护理成本,让一些患者望而却步。

“价格包括出诊费、治疗费和耗材费用,比起来医院就诊,多数网约护士服务的病人会多付200多元的出诊费。”张翔说。

记者从“滴滴护士”APP上查到:高级输液(静脉点滴)268元/次,更换胃管及鼻饲300元/次,与公立医院的服务价格相比高了不少。一些简单的护理,例如输液,成本加耗材一共才十几块钱,平台上的价格贵了十几倍。

据了解,目前,我国尚未对“网约护士”出台统一的定价标准,价格由相关医院和平台自行确定,诊疗价格包括出诊费和耗材费,出诊费为200元,耗材费视项目而定,每家医院的费用都不相同。同时,居家护理项目不能使用医保或长期护理险等进行报销,需要患者全额自费。

“价格有点贵,能进医保就好了。”行动不便的80高龄的杜大妈也想享受“网约护士”的上门服务,不过偏高的服务费用让她打消了念头:“退休后收入不高,怕给家庭及子女增加额外的负担,如果老年慢性病购买护士上门服务能纳入医保报销目录就好了。”杜大妈期待说。

“方便倒是方便了,就是每次收费高出不少,如果去医院,每次才12元,就算加上挂号费也没有多少。”曾叫“网约护士”上门给宝宝测黄疸的刘女士说。

张翔也坦言,目前,互联网+护理服务推行中,费用问题仍是最大瓶颈,希望在政府层面给予一定的支持,并纳入医保报销范畴。让这种新型服务模式尽快常态化运行,让更多老百姓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同时,应由政府提供专项资金,建立机制,激励更多具备资质的护理人员,特别是基层医疗机构的护理人员加入这项工作中来,让社区的群众就近享受便捷的医疗护理服务。” 张翔说。



来源:工人日报
实习编辑:吴雪倩 责编:庄颖

[subtitle] => [pagecount] => 1 [sourceurl] => [description] => [thumb] => [{"url":"\/a\/10001\/202105\/c923c9c57616fa7ae1c125cf40ccdd8c.jpeg","id":"1972268"}] [url] => /p/195098.html [all_pv] => 491 [pages] => 1 [author] => [terms] => Array ( [4] => Array ( [0] => 福视悦动 ) [2] => Array ( [0] => 护理 [1] => 护士 [2] => 服务 [3] => 医院 [4] => 上门 ) ) [menu] => 226 [attachments] => Array ( ) [relates] => Array ( [0] => Array ( [relateid] => 145526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145526.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145526.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81297617 [published] => 1581297617 [pv] => 102 [virtual_pv] => 467 [all_pv] => 102 [title] => 护理福建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度过危险期 这名男护士不简单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2002/481a22af60cabfe8a169427d2b3855ef.jpeg ) [1] => Array ( [relateid] => 150332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150332.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150332.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84616868 [published] => 1584616868 [pv] => 376 [virtual_pv] => 471 [all_pv] => 376 [title] => 福州电动自行车换牌“上门”服务!什么时候到你家?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2003/0d5e8ff575e7b1bfdf060c68ab56fd1a.jpeg ) [2] => Array ( [relateid] => 144838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144838.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144838.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80869808 [published] => 1580869808 [pv] => 195 [virtual_pv] => 376 [all_pv] => 195 [title] => 出征!向武汉!福州10名护理人员驰援疫情防控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2002/e28e22fb365d00028f099f4acb93806b.jpeg ) [3] => Array ( [relateid] => 156368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156368.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156368.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89357993 [published] => 1589357993 [pv] => 142 [virtual_pv] => 374 [all_pv] => 142 [title] => 致敬!福建33名“最美护士”获授“最美劳动者”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2005/981078f51b347c6ab01f4b98000e8a67.jpeg ) [4] => Array ( [relateid] => 142110 [appid] => 1 [pcUrl] => http://www.zohi.tv/p/142110.html [wapUrl] => http://m.fztvapp.zohi.tv/p/142110.html [published_timestamp] => 1578967267 [published] => 1578967267 [pv] => 128 [virtual_pv] => 467 [all_pv] => 128 [title] => 照料住院父母 独生子女可请“护理假” [has_thumb] => 1 [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2001/95c270d72f1b7defb6de19656246b422.jpeg ) ) [article_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2105/c923c9c57616fa7ae1c125cf40ccdd8c.jpeg ) 1

需求旺盛、省心省时 “网约护士”你用得起吗?

2021-05-16 13:18   福视悦动  

“嘀嘀,您有新的订单!” 4月12日上午,海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以下简称海医一附院)“网约护士”管理员小陈收到一个派单订单,海口市龙华区某小区一出院患者张大爷想在次日做术后护理,预约护理人员上门服务。 查看“网约护士”值班表后,小陈按程序派单给心胸外科主管护师陈桂尼。

如今,通过在手机APP上下单,便可预约护士上门服务的“网约护士”正走进海口市民家中。

2019年2月,国家卫健委发布了《“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方案》,确定在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广东省6省市进行“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海南虽未在首批试点范围,但自2019年12月起,海南已有医院开始探索“互联网+护理服务”,提供网约护士服务。

然而,记者走访发现,对于患者来说,上门服务的费用要比在医院就诊高出 5至8 倍,这样的护理成本高不高?会影响“网约护士”模式的推广吗?

“网约护士”上门省心省时

第二天,接单的陈桂尼按照要求, 换上工作服,和另一个同事,背上医药箱,在约定的时间上门。

到达目的地后,她在手机上点击“到达服务地点”,敲门进入患者张大爷家中,自我介绍后,陈桂尼对订单及张大爷的信息再次进行了核对,并对张大爷身体进行了检查,开始了术后护理工作。

换药、导尿、造口护理、压疮护理——整个护理过程用时45分钟。

“你都不知道,护士上门护理,给我们省了多少心。”张大爷的老伴告诉记者,半年前,张大爷直肠癌手术,出院后仍需要定期到医院进行术后造口护理和康复,每次单程近20公里的路程给她和子女带来不少困难。“我们是老小区,没有电梯,每次去医院全家上阵,抬轮椅上下楼,到了医院后还要挂号、排号,去一次基本得耗费大半天时间。”

事实上,像张大爷这样对上门护理服务有需求的人群不少。据海南省老龄工作委员会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海南省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146.08万人,老年人失能率达19.3%,全省约有28.19万失能老年人。

同时,海南每年迎来不少过冬的“候鸟”老人,他们不熟悉本地医院情况,对上门护理的需求庞大。不仅如此,手术康复期患者、孕妇等行动不便人群,也急需不出门就能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护理服务。

护理服务需求旺盛

“目前,我们‘网约护士’有50人,都是自愿加入。”海医一附院延续护理中心护士长、副主任护师张翔告诉记者,按照国家卫健委要求,“网约护士”必须具备5年以上临床护理工作经验和护师以上技术职称。前年,医院推出“网约护士”服务后,很多医护人员都跃跃欲试,符合条件的纷纷报名申请,经过医院审核后,最终从100多名报名者中挑选出了50人在服务平台注册,利用休息时间为有需求的出院病人提供上门护理服务。

“患者通过微信小程序下单后,有关工作人员会根据护士们的休息时间进行订单分配。”张翔说。

点开微信小程序,记者看到,目前,海医一附院开展的项目有,更换尿管胃管、膀胱冲洗、PICC维护、伤口造口护理、母婴护理(含催乳)等有17项具体的网约护士服务内容。据悉,今年内,该院的网约护士服务还会增加腹透、老年评估、手术伤口换药、术后拆线等护理内容。

刚晋升为宝妈的海口市民陈女士也享受过“网约护士”带来的便利母婴护理服务:预约护士上门,为出生10天的儿子沐浴、抚触,进行臀部护理、脐部护理。陈女士看来,不用出门、不用排队、不用等候,在家就可以享受到这样优质的服务,对于还在恢复中的产妇来讲,实在太方便了。“有了护士上门帮忙,真的胜过请月嫂了,任何问题她们都能给出最专业的解答。” 陈女士说。

数据显示,自2019年12月开设以来,除去2020年因新冠肺炎疫情暂停的时间,截至今年3月26日,近一年时间,海医一附院网约平台接单414个,其中卧床老人换管服务和母婴护理中的催奶、保胎服务需求旺盛。

全额自费“价格有点贵”

然而,记者走访发现,尽管“网约护士”服务需求旺盛,但相同项目,“网约护士”上门服务的费用要比在医院就诊高出数倍,偏高的护理成本,让一些患者望而却步。

“价格包括出诊费、治疗费和耗材费用,比起来医院就诊,多数网约护士服务的病人会多付200多元的出诊费。”张翔说。

记者从“滴滴护士”APP上查到:高级输液(静脉点滴)268元/次,更换胃管及鼻饲300元/次,与公立医院的服务价格相比高了不少。一些简单的护理,例如输液,成本加耗材一共才十几块钱,平台上的价格贵了十几倍。

据了解,目前,我国尚未对“网约护士”出台统一的定价标准,价格由相关医院和平台自行确定,诊疗价格包括出诊费和耗材费,出诊费为200元,耗材费视项目而定,每家医院的费用都不相同。同时,居家护理项目不能使用医保或长期护理险等进行报销,需要患者全额自费。

“价格有点贵,能进医保就好了。”行动不便的80高龄的杜大妈也想享受“网约护士”的上门服务,不过偏高的服务费用让她打消了念头:“退休后收入不高,怕给家庭及子女增加额外的负担,如果老年慢性病购买护士上门服务能纳入医保报销目录就好了。”杜大妈期待说。

“方便倒是方便了,就是每次收费高出不少,如果去医院,每次才12元,就算加上挂号费也没有多少。”曾叫“网约护士”上门给宝宝测黄疸的刘女士说。

张翔也坦言,目前,互联网+护理服务推行中,费用问题仍是最大瓶颈,希望在政府层面给予一定的支持,并纳入医保报销范畴。让这种新型服务模式尽快常态化运行,让更多老百姓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同时,应由政府提供专项资金,建立机制,激励更多具备资质的护理人员,特别是基层医疗机构的护理人员加入这项工作中来,让社区的群众就近享受便捷的医疗护理服务。” 张翔说。



来源:工人日报
实习编辑:吴雪倩 责编:庄颖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