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 ( [id] => 199680 [appid] => 1 [topicid] => 0 [galleryid] => 0 [channel_pc] => 1 [channel_wap] => 1 [channel_phone] => 1 [channel_pad] => 0 [title] => 福建多地今年“白毛毛”为何特别多? [editor] => (编辑)林昱星 [has_thumb] => 1 [created] => 2021-06-16 10:13:13 [createdby] => 10006 [createdip] => 112.54.37.33 [published] => 2021-06-16 10:13:13 [publishedby] => 10006 [modified] => 2021-06-16 13:18:15 [modifiedby] => 10125 [up_line_time] => 0 [down_line_time] => 0 [digg] => 0 [pv] => 521 [virtual_pv] => 480 [virtual_digg] => 0 [click_pv] => 0 [comments] => 0 [shares] => 0 [recommend] => 0 [audit_step] => 0 [importance] => 0 [status] => 6 [enableaudit] => 1 [enablecopyright] => 0 [locktime] => 0 [locker] => 0 [sort] => 0 [watermark] => 0 [is_auto_published] => 0 [origin] => 0 [syscomments] => 0 [cdv_id] => [content] =>

“家里有、街上飘、公园见,处处出现‘烦人精’。”近期正值木棉絮集中爆发期,密密麻麻的“白毛毛”袭扰福建多地,让市民颇为困扰。

为何木棉飞絮年年有?为何没能彻底治理?可否替换树种?诸多疑问,备受社会关注。

“白毛毛”年年见 今年为何反常增多?

福州的夏天,木棉飞絮早已寻常见。今年5-6月,木棉花脱去“红装”,长出类似青芒果的果实。果实炸开后,木棉絮便随风四处飘摇,或附着在行人衣裤发间,或粘连在低矮灌木草地,或“抱团”散在马路边,有的棉絮足足有半个手掌大。同样的场景,在厦门、泉州、漳州等地也先后上演。

据了解,每年3-4月为木棉花期,此后果实生长至5-6月成熟裂开,其中绢状纤维便会随风飘扬,约持续3-4周。

但今年的飞絮似乎来得更早且更大些,近期更是大范围爆发。有专家分析,今年棉絮反常增多,与去年11-12月的长时间的低温有关,特殊节点的温度恰好满足了木棉发芽孵化需求,致使棉絮突增。

近期大量木棉飘絮也给市民带来诸多烦恼:“乱絮迷人眼,出行不安全。”“上下学可以戴口罩,活动课就没辙了。”“过敏体质一‘絮’千愁,喷嚏打到停不下来。”……

谈及木棉飞絮对人体的危害,福建省第三人民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梁永辉告诉记者,木棉花絮本身无毒,对普通人的影响不大,但对于体质敏感的人群还是要注意做好防范。他提醒,漫天飞絮容易飞入鼻腔、嘴巴里,诱发过敏性鼻炎、结膜炎、皮炎,甚至哮喘等疾病。

不仅是市民,园林部门也很困扰。“街上太多棉絮四处漂,清理起来很费劲。”园林工人如是说。

木棉“大行其道”为哪般?抗台风、观赏性等成主因。

如此“招人烦”,木棉树为何成“行道树”?

福州园林中心绿化管理处唐晓峰告诉记者,木棉花树根系发达,抗台风力强,树体挺直俊秀,花大红艳,落而不靡,又被称作“英雄花”。因其景观效果好,耐虫害,是种颇受欢迎的行道和庭院观赏树。

据他介绍,在福州主城区,榕树、樟树、芒果树占比六成,会飘絮的木棉、美人异木棉的数量只有4800多株,占比仅4%,比重并不大,“而种植木棉,也是出于保持城市植物多样性的考虑。”唐晓峰说。

此外,厦门市绿化中心陈水龙表示,在厦门木棉种植的历史超过百年,同安区五显镇的两棵老木棉树树龄已有216年,在古寺庙中也多有百年老木棉的身影。“在绿化程度较高的厦门,占比不大的木棉树起着不可或缺的点缀和彩化提升作用。”

缘何久治不“愈”?治“絮”作业难度高。

显然,种植木棉有利也有弊。如何趋利避害、有效治“絮”,成当务之急。

据了解,飞絮问题并非木棉独有,杨树、柳树、梧桐等常见绿植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目前治“絮”方法不外三种:育良种、打激素、打落果。

关于治“絮”,在厦门,市政园林部门在不同阶段介入治理,如在木棉开花时通过喷洒药液使落花败育;木棉飘絮前,会通过高压冲水喷洒木棉树冠、修剪打果,以减少木棉结果量和飘絮量;飘絮时期,也会喷水增湿使棉絮降落并集中打扫。但由于作业高度局限及安全问题,最终往往收效甚微。

就福州而言,唐晓峰介绍,由于激素喷药技术含量高,药得打到花上才能起作用,且木棉树体动辄达15米以上,又在城市居民楼间,即便动用无人机打药也有诸多不便。

唐晓峰坦言,清理飘絮的工作量很大,当前业内尚未找到有效的治“絮”办法。尽管已有技术团队正在金山片区进行“提早落果”等药物喷洒试验,但目前药物配比及其他植物适药情况等结果还不明朗,试验或还需两到三年。

短期无法“破题” 是否该弃种木棉?

当前,飞絮久“治”不愈已成事实,未来是否有望“破题”?

对此外界观点不一。有不愿具名的园林专家表示,木棉树不适合作为行道树大面积种植。不仅因为每年飘絮都要投入人力、物力另行处置,且收效甚微,治标不治本;木棉树干还有圆锥状的粗刺,种植在路边会存在一定安全隐患。因此,应该放弃木棉树种植。

福建农林大学薛秋华教授则认为,没有十全十美的树,色彩明艳亮丽的风铃木会产生褐色飞絮,叶绿荫浓、枝层分明的盆架木也常因为花的气味大被投诉。对像木棉这类的植物,可进行有选择的少量种植,而不应全盘否定和拒绝。

“不能因噎废食,一刀切解决问题。千篇一律的绿植选择从观赏和生态角度看都不科学。园林部门可以提高养护方面的投入,针对木棉挂果期较长的特性,可以抢在果实炸开前利用高空车、高枝剪等工具落果。”薛秋华建议道。

目前,也有一些探索,在尝试“破题”,比如,可使用水溶性蛋白胶对木棉树进行喷淋,使棉絮胶固或降落,有效减少飞絮现象;汕头市林业科学研究所辛如如等人在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曾提出通过“截冠整形法”抑絮;广州市则尝试通过培育多花少果的新品系减少飞絮的不良影响。



来源:人民网福建频道
编辑:林昱星 责编:庄颖

[subtitle] => [pagecount] => 1 [sourceurl] => [description] => [thumb] => [{"url":"\/a\/10001\/202106\/a99e3ba6380b830e9a0bc128d528916f.jpeg","id":"1986668"}] [url] => /p/199680.html [all_pv] => 521 [pages] => 1 [author] => [terms] => Array ( [4] => Array ( [0] => 福视悦动 ) [2] => Array ( [0] => 木棉 [1] => 飞絮 [2] => 木棉树 [3] => 飘絮 [4] => 棉絮 ) ) [menu] => 226 [attachments] => Array ( ) [relates] => Array ( ) [article_thumb] => http://www.zohi.tv/a/10001/202106/a99e3ba6380b830e9a0bc128d528916f.jpeg ) 1

福建多地今年“白毛毛”为何特别多?

2021-06-16 10:13   福视悦动  

“家里有、街上飘、公园见,处处出现‘烦人精’。”近期正值木棉絮集中爆发期,密密麻麻的“白毛毛”袭扰福建多地,让市民颇为困扰。

为何木棉飞絮年年有?为何没能彻底治理?可否替换树种?诸多疑问,备受社会关注。

“白毛毛”年年见 今年为何反常增多?

福州的夏天,木棉飞絮早已寻常见。今年5-6月,木棉花脱去“红装”,长出类似青芒果的果实。果实炸开后,木棉絮便随风四处飘摇,或附着在行人衣裤发间,或粘连在低矮灌木草地,或“抱团”散在马路边,有的棉絮足足有半个手掌大。同样的场景,在厦门、泉州、漳州等地也先后上演。

据了解,每年3-4月为木棉花期,此后果实生长至5-6月成熟裂开,其中绢状纤维便会随风飘扬,约持续3-4周。

但今年的飞絮似乎来得更早且更大些,近期更是大范围爆发。有专家分析,今年棉絮反常增多,与去年11-12月的长时间的低温有关,特殊节点的温度恰好满足了木棉发芽孵化需求,致使棉絮突增。

近期大量木棉飘絮也给市民带来诸多烦恼:“乱絮迷人眼,出行不安全。”“上下学可以戴口罩,活动课就没辙了。”“过敏体质一‘絮’千愁,喷嚏打到停不下来。”……

谈及木棉飞絮对人体的危害,福建省第三人民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梁永辉告诉记者,木棉花絮本身无毒,对普通人的影响不大,但对于体质敏感的人群还是要注意做好防范。他提醒,漫天飞絮容易飞入鼻腔、嘴巴里,诱发过敏性鼻炎、结膜炎、皮炎,甚至哮喘等疾病。

不仅是市民,园林部门也很困扰。“街上太多棉絮四处漂,清理起来很费劲。”园林工人如是说。

木棉“大行其道”为哪般?抗台风、观赏性等成主因。

如此“招人烦”,木棉树为何成“行道树”?

福州园林中心绿化管理处唐晓峰告诉记者,木棉花树根系发达,抗台风力强,树体挺直俊秀,花大红艳,落而不靡,又被称作“英雄花”。因其景观效果好,耐虫害,是种颇受欢迎的行道和庭院观赏树。

据他介绍,在福州主城区,榕树、樟树、芒果树占比六成,会飘絮的木棉、美人异木棉的数量只有4800多株,占比仅4%,比重并不大,“而种植木棉,也是出于保持城市植物多样性的考虑。”唐晓峰说。

此外,厦门市绿化中心陈水龙表示,在厦门木棉种植的历史超过百年,同安区五显镇的两棵老木棉树树龄已有216年,在古寺庙中也多有百年老木棉的身影。“在绿化程度较高的厦门,占比不大的木棉树起着不可或缺的点缀和彩化提升作用。”

缘何久治不“愈”?治“絮”作业难度高。

显然,种植木棉有利也有弊。如何趋利避害、有效治“絮”,成当务之急。

据了解,飞絮问题并非木棉独有,杨树、柳树、梧桐等常见绿植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目前治“絮”方法不外三种:育良种、打激素、打落果。

关于治“絮”,在厦门,市政园林部门在不同阶段介入治理,如在木棉开花时通过喷洒药液使落花败育;木棉飘絮前,会通过高压冲水喷洒木棉树冠、修剪打果,以减少木棉结果量和飘絮量;飘絮时期,也会喷水增湿使棉絮降落并集中打扫。但由于作业高度局限及安全问题,最终往往收效甚微。

就福州而言,唐晓峰介绍,由于激素喷药技术含量高,药得打到花上才能起作用,且木棉树体动辄达15米以上,又在城市居民楼间,即便动用无人机打药也有诸多不便。

唐晓峰坦言,清理飘絮的工作量很大,当前业内尚未找到有效的治“絮”办法。尽管已有技术团队正在金山片区进行“提早落果”等药物喷洒试验,但目前药物配比及其他植物适药情况等结果还不明朗,试验或还需两到三年。

短期无法“破题” 是否该弃种木棉?

当前,飞絮久“治”不愈已成事实,未来是否有望“破题”?

对此外界观点不一。有不愿具名的园林专家表示,木棉树不适合作为行道树大面积种植。不仅因为每年飘絮都要投入人力、物力另行处置,且收效甚微,治标不治本;木棉树干还有圆锥状的粗刺,种植在路边会存在一定安全隐患。因此,应该放弃木棉树种植。

福建农林大学薛秋华教授则认为,没有十全十美的树,色彩明艳亮丽的风铃木会产生褐色飞絮,叶绿荫浓、枝层分明的盆架木也常因为花的气味大被投诉。对像木棉这类的植物,可进行有选择的少量种植,而不应全盘否定和拒绝。

“不能因噎废食,一刀切解决问题。千篇一律的绿植选择从观赏和生态角度看都不科学。园林部门可以提高养护方面的投入,针对木棉挂果期较长的特性,可以抢在果实炸开前利用高空车、高枝剪等工具落果。”薛秋华建议道。

目前,也有一些探索,在尝试“破题”,比如,可使用水溶性蛋白胶对木棉树进行喷淋,使棉絮胶固或降落,有效减少飞絮现象;汕头市林业科学研究所辛如如等人在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曾提出通过“截冠整形法”抑絮;广州市则尝试通过培育多花少果的新品系减少飞絮的不良影响。



来源:人民网福建频道
编辑:林昱星 责编:庄颖

0 条评论
最新